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6228|回复: 1

【聚焦】公车改革背景下的官员心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28 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4年7月中旬,《关于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和《中央和国家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方案》下发,公车改革启动。

  近日,华商报记者从一个参与公车改革方案制定的官员处了解到,陕西的具体方案最近一两个月有可能公布,公布时间会考量其他省份的公布时间,具体方案“充分考虑地域和工作性质,把钱用在刀刃上。”在此大背景下,身处官场的官员们有哪些感受,又如何看待呢?

  “叫他先把车凉一下。”8月一个炎热的午后,华商报记者对省内一事业单位A局长的采访即将结束时,他转过脸跟办公室主任说了一声,后者立即离开座位出了门。

  很快,门外传来汽车的启动声。事后,华商报记者才明白,A局长是让专职司机把车内空调提前打开,好让车内凉快些。

  A局长所在的事业单位是正处级建制,有各式车辆27辆,除了12台工程车,其余都是轿车和越野车,其中包括他这辆刚过20万元的国产越野车。

  “单位基层站点比较多,经常走山路,越野车比较方便。”对于公车改革,他说上级还没有文件和精神下来,感觉“应该是比较务实的方案,受制约比较多的特殊行业或许能被特殊考虑。但也难说,或许真的一刀切,局里只有工作用车,不再有专车,那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方便了。”

  公车使用要有制度约束 单靠个人觉悟有些难度

  A局长在西安上学、工作了20多年,成家也在西安。“我一上班就有专车,自行车。那时候,我们大局长也没有专车呀,单位只有工程车,同事结婚都是租的车。(上世纪)90年代末,单位不知道从哪儿分了两辆旧车,一辆金杯面包,一辆丰田。后来车渐渐多了,局长坐的车一般都挺新,也算有了专车。”

  因为担任副手职务等原因,A局长此前从没有专车,平常上下班大多选择公共交通方式,家里的车自己很少开。“我到县上后,正好赶上局里买车,这才给我一辆新的SUV(越野车),这几年我一直用着。”因为约定了匿名采访,所以A局长在几位熟悉的同事面前也有问必答,还向华商报记者介绍说,可以问身旁的局办公室主任,后者对单位内部的车辆管理更为了解。

  工作虽然调动到了郊县,A局长的家并没有搬到县上。除非西安家中有急事需要请假,平常工作日,A局长住在单位宿舍里。“出去开会,下去检查,迎接上级单位检查,也就这些用车的地方。若出去旅游开公家的车,那不是等着组织处分嘛。”对于单位分配给自己使用的这辆越野车,A局长说也不算专车。“周末,司机就把我一送(回家),他再回单位交车。平常,这车也不是只能我用,几个副局长都用过这辆车。用得不多,但也算用过。”

  事后,A局长提及的办公室主任向华商报记者透露说,“办公室派车时,有车情况下,先派其他的车,局长这辆车先不派,备着。但如果只剩下这辆车,那肯定得给单位的事情服务。”被问到局长的这辆车上次被派给别人使用是什么时候,他迟疑了一会儿说:“好像是年前吧,时间长了,我也记不住。”A局长所在单位还有三位副局长,除了晋升副局长时间最长的常务副局长,其他几位都没有“相对固定”的轿车,即所谓的专车。

  “有车也是为了方便工作,这主要看人,看你把它当成工具还是别的什么,总的来说要看怎么用。你来到我们这里,对我们的工作特性也有所了解,出去开会检查工作,往返200多公里,都是山路不好走。假如公车改革一刀切,怕也不方便,再说有些时候也耽误事。比如,上面领导下来检查,你半天去不了,或者路上再有个什么事情,这都是麻烦事。”A局长认为,目前自己的相对固定用车对工作有支持,至于随后的公车改革会有怎样的方案出台,他说自己没有一点了解。“(工作)有公车支持,就相当于有件特殊工具,随叫随到。因为工作需要的特殊岗位和行业,应该被政策制定者考虑,毕竟一切是服务于工作。”

  “归根到底,公车改革是为了节省行政开支,出发点肯定是好的。那么怎么用,具体规定条文是什么,如何约束惩戒,这些应该考虑得更多。”A局长认为,落实到地方的公车改革,可能会对如何使用和约束公车有着细致的要求,“主要是制度约束,单靠个人觉悟,怕是有些难度。”

  陕西的具体方案“充分考虑地域和工作性质”

  最近几年的全国“两会”,有关公车改革的提案和讨论从未停止过。

  2010年两会,民革中央在提案中指出,我国公车制度中有四个方面的突出问题:公务用车费用高,造成财政负担沉重。有调查显示,每年一辆公务车的运行成本至少6万元,有的甚至超过10万元;公车私用现象严重。公车使用存在三个“1/3”,即办公事占1/3,领导干部及亲属私用占1/3,司机私用占1/3;超编制超标准配备用车问题屡禁不止;公车使用效率低,浪费惊人。党政机关及行政事业单位公务用车总量为200多万辆,每年公务用车消费支出1500亿元~2000亿元(不含医院、学校、国企、军队以及超编配车)。

  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中央单位当年财政拨款开支的“三公经费”支出,合计93.64亿元,其中车辆购置及运行费59.15亿元,占“三公经费”总数的60%以上。

  2013年,北京88家单位公开部门预算,“三公”经费预算将近8亿元。其中,购买车辆及运营维护开支约为5.9亿元,占比74%。广东省2013年省级行政事业单位的三公经费为8.64亿元,其中仅公车燃料、维修等运行维护费就达4.27亿元。

  第十届、十一届人大代表、民进湖北省委员会副主任、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是国内有关公车改革的话题中,发言最多的人之一。

  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叶青几次提到2013年11月份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国务院公布印发的《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因为涉及到了一直关注度颇高的公车改革,其中提到,“取消一般公务用车,保留必要的执法执勤、机要通信、应急和特种专业技术用车及按规定配备的其他车辆。普通公务出行由公务人员自主选择,实行社会化提供。”

  更确切的改革指导意见于2014年7月16日下发,《关于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和《中央和国家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方案》标志着公车改革正式启动。

  2002年从高校教师转成官员身份的叶青,曾在到新单位的第一天就自行“辞退”了专车和专职司机,因为此前他就多次公开呼吁公车改革,以缩减政府三公花费。“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每个人的情况和角度都不相同。”近十五年里,叶青持续关注公车改革等公众关注的话题,更利用全国人大代表的两个任期在多个平台呼吁推进。

  随着公车改革正式启动,中央各地方的改革时间表已经明确。

  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中,总体目标是:力争在2014年年底前基本完成中央和国家机关及其所属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单位公务用车制度改革,2015年年底前基本完成地方党政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用2至3年时间全面完成公务用车制度改革。

  相比中央和国家机关的年内改革时间表,国内各地的地方党政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具体内容也在紧张调研和酝酿中。“(陕西)省内的公车改革具体方案已经调研了很长时间,或许最近一两个月就有可能公布,毕竟现在是倒计时,2016年前是要完成落实的。相应的,也会考量其他省份的公布时间。”陕西省一位参与公车改革方案制定的官员向华商报记者透露说,“已经充分考虑地域和工作性质,把钱用在刀刃上。”据他了解,省内一些地市已经半年多没有新车预算执行了。

  “以后事多要租车的话,或许就得大家一起AA制了”

  陕西省内部分地区的公车改革试行,也曾引起国内关注。1998年初,杨凌着手酝酿车改。初步车改办法报请省政府批准,于当年8月成为全省一个车改试验田。当时,局级干部配奥拓轿车不配司机,此举推行了三年。2002年开始,杨凌的公车改革深化成“私车公用、政府掏钱买服务”,管委会机关副处级以上的干部可以参与。每年管委会都会对参加车改的干部进行安全意识教育,并定期组织参加车改人员进行驾驶技能考试。

  “前一段时间,我们也了解了杨凌的车改,据说他们在1998年到2011年之间节省财政支出至少3000万元。我们县上开会的时候,都认为这是好事,省上市上调研的人来,我们也是实话实说,支持公车改革,但一定要考虑到改革之后的事。”B副县长是陕南一个山区县的副县长,因为分管农业,下乡进山是主要工作。

  “有时候进山的人多,就得租最小的微型面包车,大一点的车走不了那个山路,很窄。人少的话,就骑摩托车。”B副县长也是早些年从西安调出的干部,如果不是孩子正在上初中,他说自己早把家搬到县上了。对于公车改革,他说:“支持,不但举手支持,也用行动支持。我现在没有专车司机,也没有专车,改革之后到底怎样我都支持。”

  说到公车,B副县长说:“于公,公车加重了财政花费;于私,使用公车很操心。”多年的政府工作经历,让B副县长觉得,以前看似是“官轿”的公车,现在成了随时可能出事的火药桶。“只要你使用的是公车,稍有差池就说不清了。去年,我们几个人坐公车到西安开会,车进不了单位院子,司机实在找不到地方停车,就把车停在路边的停车位上,自己去‘方便’了一下,谁知道十多分钟回来后车不见了,后来才知道,这个停车位作废了,车因违停被拖走了。”B副县长坦言,一旦有了专车麻烦事就会不断,平常遭遇老领导借车那是无法拒绝的。“你总不能说你在外地吧,他连车带人一起借,出一点事情怎么办,都是吃不了兜着走。把专车取消了,也算一了百了。”

  最近几个月,因为担心县内有洪涝灾害,B副县长跟妻子解释了一下,就把私家车直接开到县里,以备突发事件。对于中央的车改指导意见,B副县长对比自己的副处级职位说:“如果800元的话就要看随后怎么用,我这里要是租车肯定不够用,这就得考虑别的交通方式。如果确实事情多要租车,或许就得大家一起AA制,一开始肯定有面子问题,时间长了形成习惯也就好了,得一个过程。”

  “公车改革我们私下也聊,大家最关心的还是安全话题,一些领导驾驶技术是不是过关,这个得格外考虑,如果私车公用过程中出现问题那该怎么办?”B副县长最近自己开车也有新的担心,那就是工作过程中自己的私家车发生交通事故会不会出现新问题。“哪个局长开车把我车撞了,哪个县长开车把我车刮了。这个话不好听,事故估计也难处理,这也是一个问题,现在其实最担心的是这个。”

  弱势部门用车恐更难 但“没公车就影响工作”有些危言耸听

  “支持是肯定的,可我们也担心随后用车就更难了。”C常务副部长是省内西部一个县的宣传部常务副部长。虽说该县是全省十强县,可宣传部用车从来都是麻烦事。该宣传部有10多人,分配到的公车是县政府统一调配的两辆旧轿车。“公车改革总让人感觉政府部门的车很多,其实一些县上的车并不多,我们这些基层部门用车头疼是老生常谈。”

  到相距300公里的省上开会,拼公车的情况几乎每次都有。“我们宣传部用车得向县委办公室提交用车单,如果是去西安,县委办公室就会和政府办公室联系,看有没有同路的。我们部门的人都拼过车,大多数人都挤过县委书记、县长的专车。”C常务副部长说,他去市里开会经常坐长途中巴,“有时碰见熟人也不好意思,开始也解释,后来就习惯了。”但即使这样,C常务副部长说,市内公差坐公交车和长途中巴从没有报过账,“没办法报,要报的话,部里的人每天出门办事都要报账了。”

  对于此次公车改革,C常务副部长更希望公务交通补贴能够全额拿到。“西安不知道怎么改的,我们这里没有一点消息,上级调研之后最近再没有动静了。有三五百块钱补贴那是最好的,最起码能包住这部分支出。”

  “改革后对我们影响最大的就是借车。我们这个部门大多数情况下是协助部门,有协助就容易借到车,哪个部门需要我们过去协助,借个车还能说得过去。人也熟,赖着借车用个半天也没啥,可改革之后,大家都发补贴了,借车就不好借了,怎么说,说不出口。”C常务副部长说,这也算是自己所在部门的难言之隐。但他也认为,没有了公车或者缺少公车支持就能耽误工作的说法有些危言耸听,“很多人都明白,真正因为没有车耽误了公事的有几个?能耽误谁?说出来不怕别人笑话,所以公车改革是好事,不但省钱,也平等一些。”

 C常务副部长也在等另外一只靴子落地,即针对自己部门和职位的公车改革细则尽快出台。“对一些弱势部门,具体事务繁杂的部门在补贴上有针对性最好,相信按照这个方向走也会有一些微调,肯定是对具体工作的人有所考量。”

  多日的采访中,华商报记者了解到,个别职权部门主要负责人以前借用企业的车辆都开始退回。但联络采访时,几位负责人大多婉拒,也有的坦言只是“暂借”早已经退回。华商报记者联系多个在网络上自称“政府指定租车公司”的车辆租借商,但这些公司大多称自己在联系有了意向,并无服务协议签订。

  “(公车改革)这里面有中国的国情,没有办法一步到位,只能一步一步地走。现在的车改方案至少能让他们不再有专车、专职司机,这已经达到目的了,不要期望太高。”叶青说,他对随后肯定出现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问题也有估计,“会有监督惩戒制度的,相信各级纪委在其中也会发挥作用的。”


2014年08月28日00:52

发表于 2014-8-28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公车使用的监督,民众的力量不可或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