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1709|回复: 1

一起官员复出事件引发的讨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8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吃喝书记”复出能否经得起拷问

严力

最近,一个官员的复出引起热议。据报道,广西桂林市食药监局新任不久的局长唐天生,曾于2013年8月因公款吃喝问题,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被免去龙胜县县委书记一职。而在今年3月3日,唐天生就以桂林食药监局“局党组书记”身份出现。对此,有网友调侃说,这样复出是“吃喝书记出来管吃管喝”。

人们还记得,去年,唐天生在县委书记任上被指公款吃喝时,曾呵斥记者:“你尽管报!”其作风之蛮横,在当时引起广泛关注。曾经管不住自己,也不屑舆论监督,对这样一个有过劣迹的官员,半年之后就已经悄然复出。此事引起关注,值得反思。

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规定,“党员受到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一年内不得在党内提升职务和向党外组织推荐担任高于其原任职务的党外职务”。按照这一规定,被免职的县委书记,出任食药监局长属于“平级调动”,并没有提升。但是,《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第五十九条规定,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和因问责被免职的党政领导干部,一年内不安排职务,两年内不得担任高于原任职务层次的职务。唐天生因为作风问题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在当时还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仅仅免职半年多就以“局党组书记”身份复出,如此问责处理,是不是有“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嫌疑?

再者,从程序上看,唐天生的复出是否履行了解除处分和考察、评议及公示等相关程序?其担任现任职务是否对其资质和能力进行了充分的调研论证?而且,整个的干部任用过程,信息显然不够公开透明,也没有体现足够的民意成分,这是受到诟病的重要原因。对这些问题,必须对公众有一个详细而明白的交代,不然的话,各种质疑和猜想就难以停止,对政府公信力也是一种伤害。相对而言,问题干部的复出承受着更多的民意关注,需要在程序执行和信息公开等方面,下更加扎实的工夫,把各方面工作都做到位了,才能经得起拷问、取信于民。

在改作风成为新常态的背景下,还需从制度上提高门槛、在程序上把好关口,同时接受社会监督、吸纳群众意见。这样的话,才能让问题官员的复出经得起考验,也让那些侥幸者去掉幻想,扎扎实实地反“四风”、转变作风。
 楼主| 发表于 2014-12-8 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起官员复出事件引发的讨论

王聃

来源:燕赵晚报

广西桂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新上任不久的局长唐天生,近日受到部分网友的关注。有网友爆料,唐天生曾于2013年8月因公款吃喝问题,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被免去龙胜县县委书记一职。今年10月,他获得了桂林市食药监局局长这项新的任命。据该局官方网站消息,早在3月3日,该局召开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动员大会时,唐天生就已作为“局党组书记”出现。(12月4日《南方都市报》)

“吃喝书记复出管吃喝”,当如此一条新闻在网络之上疯传,我能够想象得到网友们的愤怒之情,但不得不说,这其中仍然有着部分被夸大的东西。“吃喝书记复出管吃喝”并非该起事件中的关键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一个因为公款吃喝问题被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官员,能够如此迅速地履新?

被处分的官员,并非都不能够复出,否则这就造成了官员培养成本的过度支付,但不管怎样,官员复出都不应以招致民众反感为前提。一名因为公款吃喝被党内严重警告,进而被免职的官员,却能够在短期内得以复出,无论如何,这都形成了一种恶劣的示范:那就是对于公款吃喝这般影响恶劣的官员行为,有关部门客观表现出来的,是一种轻拿轻放的态度。倘若真要让吃喝书记来管吃喝,至少也要向民众进行说明,告诉民众其在被处分后有着相当的悔改表现,以赢得民众认同。

从唐天生复出的整个过程来看,不仅此种必要的解释全无,程序上也存在严重纰漏。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党员受到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一年内不得在党内提升职务和向党外组织推荐担任高于其原任职务的党外职务”。由处级的县委书记转而担任处级的市食药监局局长,不算被提拔和高于原职务。但唐天生在去年8月被免去县委书记一职,在今年3月,就已出任桂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这明显不符合“一年内不能复出”的规定。

《公务员法》及相关处分条例中对公职人员的处分,在列的只有警告、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开除六种,并无免职——换而言之,严格地评价,所谓对于官员的“免职”处分,都只是一种对于官员的妥协性处分方式。既然一开始的处分就是形式主义的,就是没有法律依据的,那么继而出现“吃喝书记管吃喝”的怪现状,实在不足为奇。

看待“吃喝书记复出管吃喝”会发现,该起官员复出中,官职之间的跳跃性其实没那么重要,它说出的仍然是系列官员复出新闻中共同的缺失:复出程序的极度不透明。几乎封闭运作,有关部门自然不忌惮给予官员“免职”的轻飘处分,自然也不会有公开解释、说明复出事项的动力。必须强调:免职从来都不是一种法定的官员处分方式,而有“罚酒三杯”式的追责,就必然会有轻佻的挑战公众感受的官员复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