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2169|回复: 4

【原创】为什么气候变化是一个全球性问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11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什么气候变化是一个全球性问题

李宏剑

气候不是一个全球性问题,肯定存在于局部之中,是区域性经济引发的社会结果。但气候的变化,肯定会引起全球的关注,成为一个全球性质的问题。

气候变化仅是一种经济要素,不管从哪种属性讲,它的存在肯定是区域性经济的一种制约条件。但从广义上讲,它依然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它最好的管理办法就是从根源上治理环境。

气候问题肯定有自然变异方面上的因素。这是因为,自然现象首先是经济的产物,然后才有其自然的属性,自然的属性是事物的本体。这个本体由经济要素决定,经济要素是其的基本条件。


气候问题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实问题,从一定程度上讲,它是一个社会发展条件的产物。如果社会还保留原始形态,气候的变化意义肯定不会太大,即其被某种物质条件异化的过程肯定会慢一些。因此,气候的变化,肯定是社会工业文明的一种结果。

那么,既然气候问题已形成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肯定是全球工业化条件下导致的一种社会结果,它有没有有效的管理办法呢?回答是肯定的,它肯定有。但什么办法是最好的管理办法呢?当然需要我们去观察、去实践、去探索。这个问题任重道远。

一、气候变化是一种经济条件下的产物

每一种社会实践形态的形成,必定有其历史上的必然原因,有其社会实践上的基本要素。而这一切条件的形成,经济形态是其的逻辑前提。

毫无疑问,气候变化的直接原因是经济条件下的产物。没有经济条件这一社会产物的形成,就没有气候大幅度变化的自然原因。一切的社会原因,必然是一种自然原因的社会结果。

在社会的变迁中,工业体系的完整形成过程深刻影响着自然的状态,使自然条件在气候方面发生深刻的变化。自然条件的一切形态,首先是一种社会要素的客观存在,然后才是经济原因的深刻变动。而经济变动的原因对环境因素的影响最为深刻。当然,这一切的因素必然取决于两种社会形态的实践。一是工业的社会形态的实践。从经济原理上讲,工业程度有多么深刻,社会形态就会发生多么深刻的原因。同是采煤区,在人工作业时,环境污染的指数就不会太大,而且受污染的范围也不会太远,仅是局部地区小范围的自然环境受到环境的污染,生态也不会发生倾斜性的不平衡状态。而采用半机械化作业后,环境受污染的指数就增强了,变大了,不确定因素就多了起来,比如某些方面造成塌陷区,某些物种受环境污染增多了,某些地方的空气中有了污染,影响了人的呼唤等等。但一旦到了机械化作业后,情况又就不一样了。虽然机械化作业在环保方面上有着严格意义上的要求,工作面上的作业条件也发生了质的变化,但其在生态平衡方面上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生态的不平衡是物种产生灾难的唯一条件。生态系统的弱化,导致地质灾害相应地发生了变化,塌陷区逐渐多了起来,更为严重的是,由于在生态治理方面上的失衡,导致了生态的不平衡状态的形成,也直接形成外力因素不可改变的污染源,致使雾霾等因素的直接产生,并导致其大面积、超范围的形成。

环境指数是一种经济指数的刻度,二者有必然意义上的辩证形式,环境指数偏高,经济指数就偏高,环境指数偏低,经济指数就开始跌落,甚至下滑。环境和经济好像是诺米骨牌效应,捆绑在一起扩散成一种连续性的效应。

经济是自然的环节,一切的经济形态,它的形态源于自然在某种程度的某种条件,既自然的经济形态是一切社会实践条件下的基本范畴。自然条件决定经济条件,但经济的任何发展,都是自然的产物。唯一不变的法则是,不能以牺牲自然环境作发展经济条件的代价。

经济是自然的产物,这既是其客观要素,也是其唯一条件。如果把经济形态脱离了自然条件,那就是社会条件脱离了自然条件,那样的结果是抽象的,那样抽象的结果是不会形成经济原理的,也不会形成经济公式的。

没有经济公式的经济原理,就没有经济结果在某种条件下的等于号。一切的社会形态,有其的主导原则,既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一切的社会形态的构建,经济条件是其的历史形态,是其在本质意义上的客观条件,是一切历史要素和社会范畴的基本着力点。

从经济原理上考证,气候变化肯定是一种经济条件下的历史产物。因为一切的经济基础,第一要素就是建立在自然形态上。自然形态的基础是什么,无一例外,是环境。

二、气候变化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从历史原因上分析,气候变化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它基本上是工业化进程的一种产物,因为气候变化基本上是不受领土、领空、领海等客观要素的限制的,决定它的因素可以不是政治。

全球的共同特征是使气候变化发生深刻的原因,那就是工业化的进程。在农耕时代,这些矛盾构成的社会问题基本上不存在。但社会总是在发展之中,发展中的社会必然要产生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形成各种各样的社会矛盾。

气候变化在客观条件下,有两种先决性因素。一是气候变化的实质原因是什么?这应该是我们直接思考的问题。在思考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作一个基本的判断,既在发展经济,推动社会工业文明的历史进程中,我们有能力制止某一国际因气油或天然气等方面上的争端,制止某种争议引发的战争可能。但是我们能制止另一个国家的工业进程吗?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形成,条件不在外部,而在内部。如何发展,是一个国家的主权。虽然发展形式在某种程度上存在偏差,会引发全球必然的气候变化。但这种客观因素下形成的社会结果,我们是无法改变的。二是工业化进程如何发展的问题,虽然人类普遍性地在思考这一问题,但是这一问题始终没有任何形式上的结论。虽然目前已有《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这一文件,又是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通过的世界上第一个全面控制温室气体排放,以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给人类经济和社会带来不利影响的国际公约,但其的约束力毕竟有限,仅是一种国际公认的公约,还没有形成各个国家在发展工业化进程中的基本约束。

气候变化肯定已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这个问题,既是一种有全球性关注的问题,也是一个令全球都焦虑的问题。虽然目前从《公约》的框架中,形成了《京都议定书》等公约, 开始从全球视角关注这一个问题,使这个问题成为一个具有全球意识的大问题。但是,国际性的问题还没有形成局部性的共识,解决这些问题依然要在社会矛盾中和局部冲突中寻找解决方案。
关注自然,是人类的普遍常识。对此,《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伊沃·德博埃尔30日在波兰波滋南市警告说,如果人类社会不能遏制气候变化,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规模可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和(1929年)经济大萧条的总和。”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这是经过多种自然数据,经济数据等综合因素上得出的结论。对此,如何看待全球化气候变化应该成为人类在某种行为上的一种共识。气候变化它不是一种单一的结果,它会给人类带来深刻的影响,甚至是一种灾难。

当然,是全球性质的问题,就应该放到全球的视角上去探讨。因为它的解决方案最终要从全球的立场上去给予解决。

解决这个问题,有一个最根本的问题既社会意义上最根本的矛盾要给予处理。那就是,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具有全球性质的问题,而全球的现实状况是,南半球和北半球的气候条件均具有差异性,中东和北美的气候条件也是不尽相同。同时,各国的经济状况、经济条件也不尽相同,经济条件好一点的国家,低碳生活方式却不尽如人意,而经济条件不好的国家,过度开采、滥挖滥采问题又比较突出。这就需要具有国际性法律公约的出台,而且这种出台的方式要成为各个国家的具体法制实践。如果治理环境仅仅是一种公式化的条例的出台解决不了问题,最关键的原因还在于,各国要达成共性,形成一致性,在经济条件互补的状态下,把环境问题处理好。这才是这一问题的根本实质。

三、气候变化如何成为一个美好经济成果的结论

气候变化实质是一个局部性问题,但在客观条件下形成为一个国际性问题。只有处理好气候变化的问题,才能使其成为一个具有美好经济成果的结论。对此现象,对此问题,国际社会共同期待着。

处理好气候变化问题,核心在于从法理的角度,形成具有国际社会性质的公约。这仅是一个基础性问题。实质在于,如何使这一公约成为各个缔约国的共同法律条例,或是从各个国家层面上,为这一具有公共约束力的公约条例细化成各国在法律上的具体实践。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国际社会的构成,法律意义上的公共性公约是其维护某种秩序的唯一方式。而这种公约的建立,首先要得到各成员国的普遍认可,才能成为各成员国在某一种法律层面上的具体要求。
这一要求具有一定的难度。首先,各国的法律背景都具有差异性,只有在差异性上凝聚出一种共识,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因为各国的经济秩序不是建立在全球经济化这一历史维度上的,它有具体环节上的差别性、差异性。条件的多样性,就会形成结果的多样性。这是这一问题的基本实质。

而一个公约是否能成为各国遵守的制度,一般这种条例在公海等地端比较容易生效,具体在每一个国家里,它总是有其最基本的差异性的,公约的执行力也是有其最基本的差异性的。因为所有的社会状况里具体条件都是不一样的。

但是,全球只有一个气候条件是问题的共性。这是全球的历史刻度和全球的社会问题,全球性气候变化因此成为全球性的问题,全球性的矛盾。全球对此瞩目。

全球性引发的现象,只有气候让人焦虑。因为气候关系到地球的质量,关系到全人类的生死存亡。对此,全球致力于治理环境已成为一种共识。

思想共识是产生公约的逻辑前提。现在,气候变化的原因仅就环境层面上讲,它依然是一个技术性问题,争议也较大。一般人认为地球变暖是自身调节的原因,更多的人从政治和文化层面上得出结论,就是我们人类产生了大量的温室气体。这是大致的结论。殊途同归,问题回归于法律层面上时,就形成我们如何应对这个问题的实质。对此,我们应从以下两个层面上探讨这一问题。一是经济全球化条件下社会应该形成什么性质的社会公约。二是全球化气候变化的特殊条件下全球应该形成怎样的经济秩序?只有从这两个问题上认证,探讨,我们才能解决这个实质性的社会矛盾。

一是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社会应该形成什么性质的社会公约?大凡是一种社会实践,必然具有共同条件下的社会约束力。这是一个社会存在的焦点问题。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必然的经济因素是区域经济产生的条件,只有大量的区域性经济条件的产生,才能形成全球经济一体化的经济框架,因为区域性经济是地域性的产物,而全球经济一体化只是一种经济特征上的泛概念,全球没有实质意义上的一体化。在这方面,连锁店也不例外。因为各国国情不一样,供应货物的渠道不一样,原材料的进口渠道不一样,仅仅是服务方式的雷同化或是一体化,是构不成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格局的。对此,要形成一部具有全球意义的社会公约。且只能从历史大背景中建立,嵌入相关大致的法律条约,如果过于具体化,失去笼统性,这样的公约将没有价值。二是在全球化气候变化的特殊条件下全球应该形成怎样的经济秩序呢?因素有三,一是客观性,客观性每一个国家都有,但是什么样的客观性就只能根据自己国家的国情而定。二是经济性,应该是有什么样的经济原理,就有什么样的经济性质。三是法治性。这也是一个国家存在的必要性基础。法治问题的存在和解决,也是处理好气候条件的根本法则。

一个国家,最基础也是最实质的问题,是如何出台法治制度,掌握好法治这个度,把握好法治这一特殊的规律,才能形成治理气候的法规。否则,则是纸上谈兵。

一个国家,法治是其最基本的方法论。方法论都具有辩证的性质。从一个方面看问题是一种结论,从另一个方面看问题也是一种结论。只有让两个方面看问题的结论一致,才能使方法论形成为一种有效的管理形式。

现在,气候变化如何治理成为一个国际性最普遍的问题,这个问题交织着许许多多的矛盾,也反映着诸多的客观问题。如果将国际公约延伸成各国的具体法律实践形式,让法治情节成为每一个国家的历史刻度,一切问题就都会从形式上,也从制度上得以解决,包括环保、气候等大问题。自然,一切关于气候的问题,取决于劳动力及其巿场的基本交换条件,亚当,斯密曾经说过;一种物品所能交换到的劳动量,取决于生产这种物品所需的劳动量。这种规则,也是关系气候的一个直接因素,因为人类始终是劳动力的基本条件和因素决定气候问题。

当然,这个问题究竟如何落实,具体细节还需各种力量的介入,各种智慧的交流,才能最终将问题解决,这才是能让气候变好成为一种美好经济结论的行之有效的最基本方式和方法。
发表于 2014-12-15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气候问题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实问题,从一定程度上讲,它是一个社会发展条件的产物。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7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经济是自然的环节,一切的经济形态,它的形态源于自然在某种程度的某种条件,既自然的经济形态是一切社会实践条件下的基本范畴。
 楼主| 发表于 2015-1-6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气候问题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实问题,从一定程度上讲,它是一个社会发展条件的产物。
发表于 2015-2-4 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气候变化是一种经济条件下的产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