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14266|回复: 0

罗尔夫妇捐献笑笑的遗体没有法律障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27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法制网特约评论员 刘昌松
  深圳市儿童医院发布通报,罗尔的女儿笑笑在该院经抢救无效,于12月24日早上6点不幸离世。因笑笑患的是急性淋巴系统白血病,其角膜和各器官不能捐献移植,罗尔夫妇决定将其遗体捐献给深圳大学医学院用于医学研究。笑笑成为深大医学院2009年成立以来的第286位“无语体师”。
  捐献遗体是很高尚的行为,“无语体师”便是医学院学生对遗体捐献者的尊称,寓意是“不会说话的身体老师”。如果换个人捐献自己亲生孩子的遗体,应该不会引发争议,但“罗尔事件”余音未了,罗尔捐献笑笑遗体的动机就遭到了不少质疑:什么连安葬女儿的钱都舍不得花想一捐了事,什么再次用女儿的离世炒作自己,什么想用此举将之前的营销行为洗白……不一而足。对于这些道德层面的质疑,笔者深不以为然。当然,笔者的关注重点更在于一种法律上的质疑,称笑笑是个未成年人,罗尔无权代她表示捐献遗体。那么,罗尔夫妇捐献笑笑的遗体,到底有无法律上的障碍呢?我们一起来分析分析。
  我国尚无遗体捐献方面的全国性立法,但部分省份有了地方性立法,例如《山东省遗体捐献条例》和《广州市志愿捐献遗体管理办法》,不妨作为参考。
  山东的条例要求,捐献人生前应亲自办理遗体捐献登记手续,“生前未办理遗体捐献登记手续的自然人死亡后,其近亲属可以持本人和死者身份证件及全部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近亲属一致同意的证明,办理遗体捐献登记手续,但死者生前明确表示不捐献遗体的除外”。也就是说,对于死者生前未作任何表示者,可推定死者的生前意愿是同意捐献遗体的,但需要接受死者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近亲属一致同意之限制。而不满10周岁的无民事行为人捐献遗体,完全可以划到“生前未办理遗体捐献登记手续的自然人死亡后之捐献遗体”的范畴,适用上述规定,由全部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近亲属书面同意即可。
  立法之所以作这样的规定,背后的法理是:人活着是独立的民事主体,死后的遗体则转化为民事客体了,成为民事主体支配的对象。具体来说,遗体属于民法中物权的客体——物,是“特殊的物”,由近亲属享有所有权,只是近亲属对遗体进行处分时要遵循公序良俗的要求,例如不能像处理一般的物一样——用不着了可以抛弃到垃圾堆。也就是说,对于生前对遗体处理未作任何表示的死者,如何处置遗体,包括是否捐献遗体,“逝者长已矣”,立法主要考虑的是其近亲属的感受和心理接受程度。
  再者,遗体捐献的全国性立法虽没有,但因多数移植器官来源于死后捐献,国务院《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对死后器官捐献便有所规范,例如:“公民生前未表示不同意捐献其人体器官的,该公民死亡后,其配偶、成年子女、父母可以以书面形式共同表示同意捐献该公民人体器官的意愿。” 罗尔所在地的《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献移植条例》也有完全一致的规定。立法虽只是针对死者“捐献器官”而言,但“捐献遗体”相当于把“所有的器官”一并捐献,故将该规范适用于死后整个遗体的捐献,应该不是问题。
  笑笑的遗体捐献,相当于“公民生前未表示不同意捐献其人体器官”的情形,依国务院条例和深圳条例的规定,因笑笑是未成年人,只由其父母以书面形式共同表示捐献笑笑的遗体即可。这同参照前述《山东省遗体捐献条例》的分析,是完全一样的结果。
  可见,罗尔夫妇共同捐献笑笑的遗体,没有任何法律障碍。其实,用逻辑推理的方法也能得出同样的结论。因为儿童医学的教学和研究,都需要大量的儿童尸体作标本,而不幸得了绝症的孩子自身缺乏行为能力,无法在生前作出有效的捐献器官表示,除了孩子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能作这种表示外,没有别的办法。再者,捐献自己孩子的遗体,除了有益于公共利益,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法律没有必要加以限制或禁止。
  期待有罗尔夫妇这种善举的人多些、再多些,哪怕这些人“动机不良”,社会也应该欢迎,而不是横加指责。
  (作者系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律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