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73599|回复: 2

为什么官员喜欢赌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年2月27日,中纪委通报:湖南省娄底市冷水江市委原书记刘小龙、市纪委原书记阳卫龙等人因该市多名党员领导干部长期参与赌博问题被问责。

根据通报,2010年至2016年5月,冷水江市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陈代宋,市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陈郁琼,市委组织部原副部长王升永等20多名党员干部在该市某茶楼参与打牌赌博,数额巨大;市广播电视台原党组书记、台长朱佑峰,市中医院原院长张毅波等人投资入股该茶楼,持续时间长、涉赌金额大、涉案党员领导干部人数多,严重败坏党风政风,影响社会风气。刘小龙对本市多名领导干部长期参与赌博问题失察,对上级交办的有关干部打牌问题线索处置不力;市纪委对上述问题未及时发现和查处;市公安局查禁赌博不力,且该局有2名中层干部涉案。2016年11月,因落实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不力,刘小龙受到党内警告处分,阳卫龙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原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党委书记兼局长陈跃辉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这些文字的信息量太大了。


2.jpg


首先是赌博场所,在娄底地区的冷水江市某茶楼,该茶楼是市广播电视台原党组书记、台长朱佑峰,市中医院原院长张毅波等人投资入股的。但凡茶楼,无非是市民喝茶聊天的地方,靠的是茶客的生意,没有什么太大利润。可见,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茶楼,而是官员聚会的一个私人会所,这些个书记、台长、院长成为股东,显然不是冲着平民茶客。从2010年到2016年这六七年间,它持续成为一个赌博场所,而得不到查处,可见后台之硬。参与赌博的人,有政协主席、书记、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委组织部长以及二十多名党员干部。赌博的金额被描述为“数额巨大”。

普通公务员,工资收入有限,而且平时要上班,怎么可能长期聚赌,并且赌得“数额巨大”呢?中纪委通报中还用了“涉赌金额大”这样的表述,这样的金额跟这些公务员的收入匹配吗?是否存在收入来源不明呢?如果参赌的人还有一些其他人,那么他们是否通过赌博的方式向这些官员行贿,把茶楼变成一个暗中行贿的场所呢?常言说“十赌九输”,公务员们、党员们显然深谙此道,为何还沉迷于此?最后赢钱的是哪些人,输钱的又是哪些人?赢钱的人跟输钱的人在身份上、职务上是否有所差别?除了被处分的官员,是否有跟官员一起赌博的非官员没有得到查处?如果有,那他们跟官员赌博的动机是什么?

这公开聚赌的六七年间,肯定是有举报的,甚至举报还到了上级,所以有“对上级交办的有关干部打牌问题线索处置不力”。上级说得还比较客气,说的是打牌,而没有点明是赌博。但市委书记对本市多名领导干部长期参与赌博问题失察,对上级交办的有关干部打牌问题线索处置不力,是不能处置还是不敢处置还是不愿处置?市纪委肯定也收到了举报,但“市纪委对上述问题未及时发现和查处”。当然,公安局作为查处赌博罪或开设赌场罪的责任主体,也存在失职,“市公安局查禁赌博不力,且该局有2名中层干部涉案”,也就是说,公安局不但不查,还成为了这个赌博窝点的保护伞。

党员、领导干部参与“聚众赌博”,除了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应当进行行政拘留外,还涉嫌严重违反党纪政纪。依据《公务员处分条例》,“参与赌博……情节严重的,给予撤职或者开除处分”。本案如此公开、严重的赌博,只有领导责任,警告,严重警告就够了吗?难道不应该追究刑事责任么?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行为,可以构成赌博罪。所谓聚众赌博,是指组织、招引多人进行赌博,本人从中抽头渔利。这种人俗称"赌头",赌头本人不一定直接参加赌博。所谓以赌博为业,是指嗜赌成性,一贯赌博,以赌博所得为其生活来源,这种人俗称"赌棍",只要具备聚众赌博或以赌博为业的其中一种行为,即符合赌博罪的客观要件。本案中难道不存在这两种人么?

对于聚众赌博,刑事司法解释还有规定,以营利为目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聚众赌博":(一)组织3人以上赌博,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5000元以上的;(二)组织3人以上赌博,赌资数额累计达到5万元以上的;(三)组织3人以上赌博,参赌人数累计达到20人以上的。我估计这三条都可以符合。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的人实施赌博该犯罪的,法律还规定了应当从重处罚。更为重要的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通过赌博或者为国家工作人员赌博提供资金的形式实施行贿、受贿行为,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关于贿赂犯罪的规定定罪处罚。

刑法上还有一个开设赌场罪,是指客观上是否具有聚众赌博、开设赌场、以赌博为业的行为。茶楼的股东,那些台长、书记、院长明知道领导在赌博,还以营利为目的,以行为人为中心,在行为人支配下设立、承包、租赁专门用于赌博的场所,是可以成立开设赌场罪的。一旦赌场开始正式营业,并有人实际使用,就成立本罪既遂,与开设者是否实际获得利润无关紧要。开设赌场的人自己参与赌博,并与赌博为业的,可以考虑以本罪和赌博罪并罚。本案中的领导被警告了,提供赌博场所的茶楼的股东可以置身事外吗?

赌博,实际上是一种零和游戏。双方博弈,一方得利必然意味着另一方吃亏,一方得益多少,另一方就吃亏多少,双方得失相抵,总数为零。这些官员、领导当然是知道的,但为何乐此不疲?我认为大有深意。司法解释中的“通过赌博或者为国家工作人员赌博提供资金的形式实施行贿、受贿行为”,我认为就是最好的答案。赌博只是一个形式,而内容其实大多数时候是行贿、受贿,只是以比较隐晦的方式在进行。求人办事,跟人打牌,当然是要故意输给人家;下级跟上级打牌,当然是要输给上级;打牌之中,大有奥妙。如果打牌输赢的概率一样,这些领导干部不会长年累月地奋战在打牌第一线。如果不是腐败过于严重,中纪委也不会对一个县级市里的违法违纪直接通报。

热衷赌博,已然是中国官场腐败的一个潜规则。2014年10月,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开展后,中央晒出的一份清单:“整治查处党员干部参赌涉赌案件6122起,涉及7162人。”党员干部参赌涉赌的问题在30多个省区市均有出现,其中浙江涉案人数最多,查处党员干部参赌涉赌案件1575件,党纪政纪处分1544人;其次为广东,查处党员干部参赌涉赌案件1114起,处理1127人。贵州省一位纪检干部称,排除那些“上不封顶”的“贿赂式”赌博和动辄过亿的官员“巨赌”,一些被当作“小赌怡情”的牌局数额也是非常大的。以贵州麻将为例,以10元为底,一把牌下来就可以赢上几百元;如果以50元为底,一把就是几千元;有些人打得更大,一把牌输赢几万元几十万元也很正常。

2000年以后,查处的官员赌博案件数量和比例均逐年上升。以杭州市为例,2000年,杭州查出党员领导干部参赌案件占全年查案总量22%,2001年占27%,2003年则占到36%。与此同时,跨境赌博、巨赌官员开始出现,动辄贪污挪用数亿元公款的官员参赌案件开始出现。

2004年,中纪委、中组部联合下发的《关于严肃查处党员和干部参与赌博的通知》明确规定:“对参与赌博活动的党员,要按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有关规定严肃处理,是党员领导干部的,要从重或者加重处分”,“凡是参与赌博的领导干部,要一律予以免职。”

这些年官员赌博的事件层出不穷。2013年10月12日,湖南株洲市通报,该市房地产开发管理办公室主任邱某因为收受企业老板的“赌博筹码”等问题被纪委调查。株洲市纪委查明,邱某从2002年1月起任株洲市房地产开发管理办公室主任以来,曾先后数十次和管理服务对象到澳门等地赌博,并且收受企业老板的“赌博筹码”。很显然,这里的赌博筹码就是行贿受贿。

2015年7月4日,衡东县县委副书记谭建华被偷拍到在一家酒店里赌博,后被免职。举报人董志国聘请的私人侦探跟踪谭建华到南岳华天宾馆,通过布置在窗外的摄像机,捕捉到牌桌旁的谭建华,甩着成沓的百元钞票,拿到其赌博铁证。2015年8月10日,举报者董志国被警方带走,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监视居住,52天后的9月30日,他才回到家中。

此案与益阳的吴正戈案如出一辙。吴正戈也是偷拍都益阳当地的法官公开赌博,先是向纪委举报,无果后向媒体披露,由《法制晚报》等媒体报道。网上公开的视频截图显示,他们是在一个叫“易生和”的私人会所进行赌博的,而该会所也是由益阳中院某法官开设。参与赌博的法官先后受到处理,但举报人吴正戈后来也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刑拘和逮捕。

2015年10月10日,有网民近日举报湖南绥宁县黄土矿乡干部上班时间参与赌博,该县官方通报称,目前,已对参与赌博的黄土矿乡乡长黄承升等人先行停职。在网友发布的视频截图中,一位身着短袖衬衣,戴着眼镜的男子,面带微笑地玩着扑克牌,桌上放着一叠百元钞票。帖文称,这名男子是绥宁县黄土矿乡乡长黄承升。2016年11月,湖南省岳阳市纪委近日通报并处理一批涉毒、涉赌干部。

对于像我这种连麻将都不认得的人,从小到大都没有参与过赌博,但却研究过赌徒的心理。老话说:“赢了想担,输了想翻”,那就像一个魔咒,令人欲罢不能。人性的贪婪和欲念,在赌徒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如果赌徒的手中握有权力,随时都可以成为交换利益的工具,所以,对于官员而言,赌博跟吸毒没什么两样,会吞噬一个正常人的理智、道德和底线。它带给你的快乐、财富和满足,终有一天会加倍付出代价,直至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来源:吴法天 法天说法

发表于 2017-7-14 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喜欢,是没人管!官员赌博,纪委失责。
发表于 2017-10-7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腐败的地方最喜欢赌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