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1560|回复: 0

6月1日开始,玩无人机要实名登记了,你支持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7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民航局16日宣布,目前已经初步完成了民用无人机登记注册系统的开发,并将于18日上线运行,6月1日正式对质量250克以上的无人机实施登记注册。同时正在建立无人机登记数据共享和查询制度实现与无人机运行云平台的实时交联。

1.png

近日来,无人机干扰民航航班正常起降的事件频发,国内多地机场受到影响,引起网友热议。有网友认为,当前无人机“黑飞”现象严重,对航空安全乃至公共安全造成了巨大威胁,呼吁相关部门加强对无人机的管理,并严查系列“黑飞”扰航事件背后的原因。
  
无人机“黑飞”防不胜防
  
在云南昆明长水国际机场,5月1日下午发生一起无人机非法飞行事件,干扰了机场航班正常起降,受影响航班共32班,其中28班返航,4班备降。据机场有关部门统计,今年2月2日至今,长水国际机场净空保护区发生无人机非法飞行事件不下6起。
  
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近日来也成为了无人机“黑飞”的重灾区。今年4月以来,双流机场连续发生5起无人机干扰民航航班正常起降事件,造成超过100架次航班备降、返航。
  
所谓“黑飞”,指的是未经登记的飞行。在国内,任何未取得民航总局许可的飞行都是不允许的。四川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副局长郭适认为,当前民用无人机市场蓬勃发展,然而由于报批手续复杂、对危害认识不足、法律意识淡薄等原因,无人机“黑飞”现象严重。
  
该局治安消防支队支队长唐波介绍,今年以来,无人机干扰航班飞行的趋势越演越烈,对飞行安全、公共安全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据了解,成都市公安局于4月19日就无人机非法飞行影响民航一事件,以涉嫌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立案侦查。四川省公安厅目前将举报“黑飞”的奖励从1千元提升至1万元。目前,成都警方已拘留多名“黑飞”者,但尚未抓获近期干扰航班的肇事者,也尚不掌握肇事者身份。
  
持续扰航屡禁不止  无人机监管现难点
  
记者走访多地机场时,机场工作人员普遍对无人机影响航空安全表现出了担忧。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净空管理室主任孙家东告诉记者,在目前较大的飞行流量情况下,航班起降密度大,如果发生无人机侵入飞机航道,飞机基本没有避让空间;如果发生无人机危险靠近飞机,轻则造成航班复飞,重则造成严重事故。
  
我国对无人机行业早已有明确法律规定进行监管。早在2013年,中国民用航空局就出台了《民用无人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要求飞出视距(距离超过500米或高度超过120米)或驾驶空机重量大于7公斤的无人机操控人员需持有“执照”。2013年12月1日施行的《通用航空飞行任务审批与管理规定》,明确了包括无人机在内的通用航空飞行任务的审批与管理工作。
  
然而,很多业内人士认为,从现状来看,监管无人机、保障航空安全却呈现出多重难点。首要难点就是无人机购买销售环节监管缺失,有很多购买者没有无人机飞行经验和资质,甚至有人使用无人机从事非法活动。
  
目前网络上还出现了提供无人机改装的商家,并可以加装带有一定危险性的设备,如“火箭”发射装置。专家指出,无人机的易获得性,使得扰航事件发生后很难取证、追查到人。
  
孙家东介绍,长水机场目前发现的5起无人机扰航事件,都没有办法取证并进一步追责处理。
  
据了解,无人机生产商大疆公司日前发布公告,决定以最高100万元奖励提供近日影响民航航班正常飞行案件线索的人员。
  
还有业内人士介绍,目前涉及机场净空区管理的主要有空军、民航、公安三个部门。而针对无人机“黑飞”问题,这些部门之间又存在监管责任上的重合和限制,无人机使用者申请飞行程序较为复杂。
  
记者了解到,以成都为例,申请无人机飞行许可需向空军、民航和公安部门进行申报,申报通过后,无人机起飞前、降落后都需要再次报备。“办理程序比较繁琐,很少有个人提出申请。基本是开展巡线、体育飞行等才申请。”郭适说。
  
无人机监管尚在摸索中
  
目前,一些国家已经发布了无人机管理相关规定。在美国,民用无人机市场起步较早,美国联邦航空局早在2015年12月就出台规定,开始对小型无人机实行“实名制”。而在国内,相关部门也开始尝试一些手段对无人机进行监管。
  
记者发现,目前国内一些机场配备了无人机电子干扰枪,但是还存在许多问题。孙家东介绍,使用电子干扰枪来干扰无人机可能产生次生风险:一是,无人机直接掉下来,砸到人或物;二是,万一被干扰以后失控,无人机乱飞,可能和飞机发生碰撞;三是,后续处置没有明确说法,怎么处理和无人机机主的关系是个难题。
  
孙家东认为,机场方面除了做好职责范围内的防控工作,仍需依靠政府相关职能部门进一步完善无人机管控相应的法律法规,同时加强对无人机生产、销售、购买、使用等各个环节的管理。
  
郭适说,当前国内机场普遍缺乏应对无人机干扰的反制手段,而反制系统的生产又缺乏行业准入标准,建议国家尽快建立无人机反制系统标准体系。他还建议,国家应通过专项立法明确各环节主体的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同时,应当进一步明确民航管理局对无人机违法的执法主体地位以及公安执法的依据等内容。
  
据了解,四川也正在开发一款应用程序,建立快速申请通道,推进体验空域的开放,为无人机合法飞行创造条件。
新华网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