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4152|回复: 0

【讨论】法院“为失信人定制彩铃”,合不合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5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题:”法院“为失信人定制彩铃”,合不合法?
      近日,河南省登封市法院为失信被执行人定制手机彩铃服务,以促其尽快履约的信息,引起公众极大的关注。手机彩铃内容为:“你拨打的机主已被登封市人民法院发布为失信被执行人,请督促其尽快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对此,登封市法院执行局负责人说,这个彩铃“老赖”自己取消不了,只有履行完法院判决,由法院出具手续方可恢复正常。

  据悉,这并非孤例,且不是登封法院的首创,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法院今年4月份即对“失信被执行人”采取了同样的措施,该院是淄博中院指定该项目试点法院。

  不过,问题来了,这种看似有“奇效”的手段,到底合不合法?

  正方:“为失信人定制彩铃”,不存在滥用职权

  从报道反映的情况来看,效果很明显,已有失信被执行人向登封法院称“今天周末你们上班不?我马上还钱,我快受不了了,你们赶快给我彩铃下了吧!”看来,这是化解“执行难”的一项不错的执行措施。

  有人认为,法院强制执行的法律手段,只有查封、冻结、划拨、拘留、判刑等,法院不能想起一出是一出。这种看法过于片面。

  虽然,《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民事强制执行措施,确实主要为查封、扣押、冻结、划拨、拍卖、变卖等,再不行还可司法拘留和移送有关机关追究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刑事责任;但该法2012年修订时增加了执行法院可“在征信系统记录、通过媒体公布不履行义务信息以及法律规定的其他措施”等内容。

  2013年,最高法院还出台了《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该规范明确指出:“各级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各地实际情况,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通过报纸、广播、电视、网络、法院公告栏等其他方式予以公布,并可以采取新闻发布会或者其他方式,对本院及辖区法院实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的情况定期向社会公布。”

  因此,登封法院和张店法院等为失信被执行人定制那样的彩铃,也不是没有任何依据的“想起一出是一出”。因为可以将失信被执行人的个人信息向全社会公布,也完全可以向其中同失信被执行人有通讯联系的人特定公布。

  我们知道,通过广播电视和报纸网络等媒体公布失信人名单,虽然对失信被执行人有一定的威慑力,但因其名单往往一大片,某一具体失信被执行人的名单被冲淡和淹没了,且只有到公布的媒体版块中阅读观看者才会知晓。因而督促履行的作用很有限,许多“老赖”不在乎,也是这个缘故。

  登封法院和张店法院等“为失信被执行人定制手机彩铃服务”的执行措施,其创新之处正在于,将执行法院通常所作的大面积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调整向所有同失信被执行人通讯联系的亲朋好友公布。这样做,针对性极强,大大“压缩老赖活动空间,让其在朋友圈丢尽脸面,无处躲藏”,这种特殊威慑力是很有效的。

  总之,既然法律赋予了法院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强制执行权,赋予了有关单位包括电信部门的协助执行权,在这个基础上所作的“为失信被执行人定制手机彩铃服务”的创新,就没有滥用职权问题。

  当然,执行法院首先应查清,对真正有钱不还的“老赖”才可使用,否则便有些故意刁难欠债人了。

  文/刘昌松(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律师)

  反方:面对“老赖”,不能“逾法”以对

  见过各种流行歌曲的手机彩铃,你估计没见过“法院讨债”这一种。

  对于法院的“创新”之举,不乏叫好之声。客观来说,这是应对“老赖”的形势所迫。

  的确,针对“老赖”的种种劣行,专门“定制”手机彩铃服务,可以通过让其“赖名远扬”,进而促其履行法定义务。但问题在于,这种看似有“奇效”的手段,到底合法吗?

  法院“定制”的手机彩铃服务,虽然目的正当,是催促“老赖”还款,客观上也起到了一些积极作用,却不属于“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牺牲公民的其他合法权利来使其履行特定义务,也就无法可依。

  “老赖”虽然可恶,却也不能扩大“株连”,伤及法律所保护的公民权利。

  其实,这种非常“逼债”的做法,也有“滥伤无辜”之虞。比如,有的人借钱做生意赔了,失去了还款能力,如果给其定制“铃声”,一刀切地打击,就偏离了执行的初衷。

  对于民间讨债,采用非正常途径相逼,坐别人家里不走或者满街吆喝,都有违法之嫌;作为手握公权力的司法机关,更不能置合法手段途径于不顾,打违法的擦边球。对失信被执行人进行“公示”有很多种方法,但“定制彩铃”显得矫枉过正。

  从本质上看,地方法院“定制”的手机彩铃服务,虽然有一些披露信息的功能,但与其他措施相比,“强制性色彩”更加突出。作为司法机关,主要职能是进行司法审判、出台司法解释等,并不能直接肩负起“立法”职能。出台强制性的措施,就有越权立法之嫌。

  况且,从效果上看,这种带有屈辱色彩的强制措施,也未必能实现预期目标。诚然,有的被执行人表示,“今天周末你们上班不?我马上还钱,我快受不了了,你们赶快给我彩铃下了吧”,却也不能排除,面对让自己臭名远扬的“彩铃”,一些自尊受到“伤害”的“老赖”,会选择“破罐子破摔”:大不了“换个手机号码”,永久性地搁置还债。

  治理老赖是一项长期的复杂工程。面对“违法”之举,不能“逾法”以对。坚持依法而动,综合施策,才会真正实现最高法“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既定目标。

        欧阳晨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