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1549|回复: 0

新闻怎么样,全靠怎么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1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闻是一回事,解读是另外一回事。


    这是个信息过剩的时代,缺的不是新闻,缺的是对新闻的分析判断能力。

    有这么几条新闻,报道的各家媒体都当成正能量的暖心新闻来做,但仔细一分析,却觉得不是滋味,至少不是那么特别的正。

    10月8日夜里,在杭州沈半路杭玻路口,一辆超高的大卡车,把马路上方的电缆刮到了,电缆掉了下来,悬在半空,影响过往车辆。交警李航敏和协警陈飞到了现场后,联系多家部门,没有人愿意负责解决问题。于是,协警陈飞就拿着竹竿、钢叉,爬上警车,站在车顶上,费力托举着电缆,保证了车行畅通。这一托,就是7小时,直到第二天早上,负责抢修的部门接手。

1.jpg

    后半夜不睡觉,托举了7个小时的协警陈飞,感动了满天神佛,所有的媒体都为他的行为感动。这确实是一种认真负责的精神,如果他推诿一下的话,可以说,他的行为,已经超出了交警的责任。路上有障碍,交警完全可以采取设置隔离墩的方式来处理。但是,如果他不处理的话,这条路就会中断,影响来往交通。这种主动担当的精神,是任何一个组织,小到公司,大到国家都需要的精神。

    但是,回过头来想一想。第一,为什么是协警而不是交警托举了7个小时?两个人当一个班,难道不应该两人轮流吗?在工作中是否确实存在“交警动动嘴,协警跑断腿”的风气?第二,长达7个小时没法处理,找不到一个具体负责的部门,这不是一座现代化大都市面对紧急情况应有的状态。马路上电缆掉下来,总有电力维修部门负责,找不到相关部门,是沟通上的问题,还是互相推诿扯皮的问题?

2.jpg

    城市的管理在于细节,杭州作为中国城市管理中较为先进的新一线城市,竟然出现7个小时无法解决一根掉落的电缆这样的突发情况,至少说明在城市的应急管理上,是存在问题的。陈飞用自己托举的人工行动,弥补了这个缺陷。但这不应该是常态,更不应该缺少反思。

    类似的新闻还有,“悬崖村收获最美爱情,第一个大学生媳妇留村当幼教”。说的是媒体回访了去年引人关注的悬崖村,这个村子位于四川凉山昭觉县一处山顶平坝上。村庄孤悬在山上,从山底小学到山顶村庄,要爬800米长的悬梯,悬梯是村民自己用木头铁丝搭起来的,很不稳固,每年都要摔死人。
3.jpg

    媒体回访发现,当地政府花了100多万元,把悬梯换成了钢梯。共用了近6000根、120吨钢管,组成了2550级台阶。与原来藤梯相比,更加牢固、安全、好走得多。同时,钢梯“裁弯取直”,节约了三分之一的路程,村民上山至少少走半个小时,下山则更快。钢梯全部喷了防锈油漆,寿命可达10至20年。

    这个村子总共有72户人家,几百亩田,每年有十几个小孩要上学。有个当地西昌学院毕业的女教师,嫁给了村里一位退伍兵。后来,听说村里要招乡村教师,她就报名应聘,成功入围。媒体围绕这件新闻组织了整个报道,应该说找到了很好的切入口,是一篇不错的报道。

4.jpg

    但是,扶贫不应该是这么个扶法。对于这个孤悬山顶的村庄,再多的基础设施投入都是浪费钱。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下山脱贫。光造个“钢的梯”就花费了100多万,今后据说还要通水通电,要造缆车。这些要花多少钱?如果下山脱贫,又能带来多大效益?脱贫,必须要让贫困人口自己有造血能力才行,不走出大山,他们靠什么脱贫致富?政府一直这么投下去,就是低效率的无底洞,永远也产生不了造血功能。

    人民日报客户端头版位置登载了,石家庄井陉县翟家庄村五岁女孩李坤洁在村口“卖画救父”的新闻。小女孩的父亲今年45岁,因患高位空肠瘘并弥漫性腹膜炎以及急性胰腺炎住院治疗,生命垂危,进了ICU,面对有可能高达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手术费用。她有一个21岁的哥哥,今年九月份刚刚光荣入伍,也无法尽孝床前;她还有一个曾患脑梗生活不能自理的奶奶;母亲也是个地道的农民,靠着几亩微薄田地维持着简单的生活。

5.jpg

    家里仅剩的钱,已经无法支撑父亲的医疗费用,小女儿喜欢画画,也没受过正规美术教育,只会简单的几笔。看到家里经济困难,她就尝试在村口卖画筹款。不少小孩一块两块地捐钱,家长给得多的能上百,一天能募个百八十块。“但有个四十岁左右的男的,到跟前一句话也没讲,手机转了一万块给我们,也没拿画,扭头就走。我们都蒙了,还以为他刷错了。”小女孩的婶婶说。从村口到医院,小女孩就这么一直坚持着卖画,但离50万的医疗费,还差得很远。

    这是个令人心酸的新闻,凸显的是农村大病医疗保险中存在的问题。但媒体在报道中,却比较偏重于女孩的孝心,家庭的温暖,并呼吁社会各界和民间进行募捐,报道特别强调,“小坤洁的每一张画,都会有一家三口,蓝天白云、彩虹青草地,画里的世界还是无忧无虑的。这样的简笔画,从爸爸发病到现在,小坤洁画了两百多幅,基本都给了捐款的好心人。”

6.jpg

    看了好几家媒体的报道,没有讲到村里是怎么帮助的,医生是怎么判断的,全部都是单方信源,最大的信源就是小女孩的婶婶,提供的捐款账号也是她父亲哥哥的账号。从专业性上讲是不够的。这也是我心存疑虑的地方。

    现在,人们被各种慈善骗术所蒙蔽,对正常的慈善越来越丧失信任,必须靠女孩卖画救父这样的花式募捐,方能吸引人的关注,这本身也是不正常的。

    所以说,新闻怎么样,全靠怎么看。

来源:晓看公众号,作者:李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