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2749|回复: 1

江歌案:谁都不该鼓动仇恨,谁都无权代行宽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4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宽容是道德观畛域的“政治正确”,也是应该倡行的普适价值,但很多时候对悲剧当事人并不正确。
撰文| 佘宗明
江歌案成了个热门话题,虽然这跟死去的江歌已没太大关系——在她离世294天后,因为江母江秋莲和其室友刘鑫“迟来”的会面,风乍起,吹皱舆论湖面。
网民为此吵翻了天。
拼“江歌”时,我的输入法最开始蹦出的两个字,是“姜戈”——《被解救的姜戈》里的姜戈,但此江歌非彼姜戈。江歌没有被解救,她死于刘鑫男友陈世峰的刀下。这成了悲剧链条的起点:“死亡,即是无回应之地”。
江歌是没法再发声了,但她身后的人能,其中就包括江母和其室友。她们各自的反应(回避和发动人肉),将这起从根本上讲很“私人”的事件带入了公共舆论场。
1
就目前看,这事的舆论成色整体上很糟糕:“为朋友两肋插刀,朋友却在岁月静好”的争议性情节,在作为“三观”展台的朋友圈和微博里引发一场大规模互撕,固然可以预见。
但此事最大的问题还是观点太多,事实太少。而在缺乏克制的舆情环境中,事实不够用,必然有情绪来补位
大家就着脑洞取材,加入审判者联盟,为“一万人对一万人的口头战争”提供火力十足的话语炮弹,而这又很容易被一句“事实真是这样吗”一击即溃。
▲案件分析图来自《局面》
比如,很多人对刘鑫发动围剿的依据是,刘鑫不是凶手,但江歌因她而死。江歌因刘鑫而死,这或许可以从一堆“如果”中找到支撑:如果不是江歌案发前收留刘鑫,如果不是她为给刘鑫打抱不平而跟其男友争持……她基本上可免于厄运。
可江歌是替刘鑫而死吗?还真不好说。
“江歌叫刘鑫先进房间”进而为其挡刀的壮举,刘鑫隔着一堵墙不敢开门,当下仍是未经证实的信源。
刘鑫方面给出的说法则是,她因例假先回屋换裤子,换衣时听到外面“啊”的声音,她没听到求救声,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她第一时间并没有想到是陈世峰杀人,还以为是遇到了“日本的变态”。这未必确切、仍待坐实,但也表明案发缘由还有另一种可能。
▲江歌被害现场
还有,江母与刘鑫的仇恨,显然是相互感染的结果,但“结”又在哪里?是江母失女之痛下的转向泄恨,造成刘鑫避大恩如避大仇、躲避不及遂出恶语?还是刘鑫的忘恩负义、睚眦相向,导致江母情绪被引向失控?
似乎还就没什么人能说得清,只有各种基于经验的因果链揣测与强行嵌套。
“知因求果”和“执果索因”都很难,因为哪是因、哪是果难以说清,但人们急匆匆地执其一端,然后顺着由此导向的“可恨”和“可悯”两种结论隔空互怼。
这有点像段子里说的,一对夫妻为假想中的中了彩票钱怎么花而吵到了离婚办理窗口,可他们连中奖号码都没摸清。
2
舆论喧腾,倒也正常:这年头,“朴素正义观”是个筐,键盘侠与理中客都能往里装,然后被调和主义的洗涤液洗出“社会正向价值”的味道来。
有人认为,江母和刘鑫都是受害者,舆论跟着双方内耗一起互耗,是挥霍注意力资源,真正该被审判的,是凶手陈世峰而非刘鑫。这话看起来没毛病,但有些舆论很难“引导”。
▲杀害江歌的嫌疑人陈世锋
正如布什说“我们准备枪杀4000万伊拉克人和1个修单车的”后被记者问“1个修单车的?为什么要杀死一个修单车的?”那样,这并不能说明没人关心那4000万伊拉克人,只能说其反常之处太吸引眼球。
在很多人眼中,凶手自有法律追惩,倒是处在法律与道德夹心地带的刘鑫,更值得说道。毕竟,这事被导入舆情管道后,就没法简化成一起极端残忍的凶案,“挡刀”“恩将仇报”等似真非真的刺激性情节,必然牵引着网民视线的聚焦方向。
没办法,这是人性缺陷带来的舆论失焦。
还有人说,网民对刘鑫的围攻是“网络暴力”。揆诸当下,的确有太多喊打喊杀的舆情暴力,但有些据实评判并非“暴力”。
▲部分公号举着“制裁人性”的大旗,对刘鑫进行道德审判
不是说,正当评判的声音单薄就是“言说自由”,汇流就是“网络暴力”,声音多寡不是“暴力”的评判标准,质地才是。
还有,“站在道德高地上”也并不是什么贬义词,搞道德绑票才是。
有些谴责与痛批,也是种对坏的制衡,是“因果律”在舆情维度的体现,没必要匆忙地给它贴上“暴力”的slogan。
3
在此事上,煽动仇恨、激起社会撕裂是可耻的。
以仇恨呼应仇恨,对江母未必是直接的心灵罂粟,但绝非什么“心理补品”,也绝对少饮为宜。更何况,是那些不把细节事实拼凑到真相拼板里,就抛出刘鑫“吃人血馒头”的论调。它除了在企图“制裁人性”中显露另一种人性的坏,别无价值。
但眼下很多已确证的事实,也让刘鑫不可避免成了舆论标靶。刘鑫或无罪,但有“债”,这是可以确定的事;她及家人的言行失当,也是可以确定的事。
在江歌死后不久,刘鑫似乎很快就走出了阴影,又是换头像开心过年,又是在网上满脸笑容发自拍,你很难把这漂白为“勇气”——说这是“勇气”,是底线下移下的滥拔高:有些不堪的情形,本不必涂上一层“溃烂之处艳若桃花”的油彩。
舔着血痂过活、迅速走出阴影走到阳光下,打开方式有很多种,包括“积极面对”和“卑怯苟活”。
有些包容派说“假如你是刘鑫你又能怎样”,但这设置情境代入陷阱的拷问毫无意义,也无法编排糅合了伦理、法律、人性和经验复合考量之下的是非。
还有,她及家人的言行失当就摆在那——“再出这种新闻,我就停止协助警察”“是江歌命短,遇害与刘鑫没关系”。在接受采访时,刘鑫反问记者为什么揪着一个问题不放,及其他有些说法也值得玩味:“三叔(江歌)替我打抱不平,才惹怒了他。”
这些是眼下比所谓的“被室友挡刀时躲在室内”更重要的细节。
▲江歌遇害近一年后,刘鑫第一次与江歌母亲见面
所以作为旁观者,我很难说出“原谅刘鑫是上帝的事,我们只负责仇恨”之类的话,却也很难像此前呼吁对已悔罪的药家鑫免死那样,呼吁原谅刘鑫,因为她承受的,有且仅有与其“债”并不相称的舆情代价。
也千万别说她的怯懦,是范跑跑那种人性本能式的遁匿——创伤后应激性失语跟拒绝担当之间,也有一条线。
4
仇恨不是好事,但不是什么事都能善终。
江母在最后,就仍选择了不原谅——我猜她也挣扎过,试图原谅过,但不原谅就是不原谅。而这份“不原谅”恰恰最可谅解。
我们谁都无权为江歌母亲代行宽容,就像我们谁都不应鼓动仇恨一样,哪怕你觉得宽容和解对几方是好事,能让江母走出仇恨的深潭——那也只是你以为。
韩国电影《密阳》里,女主孩子被幼儿园园长绑架后撕票,她痛不欲生,身边一群基督教徒劝她饶恕,她也因此信了上帝。
▲《密阳》剧照
可就在她去监狱亲口跟凶手说“我原谅了你”前,凶手来了一句“我信了上帝,上帝早就原谅我了”。她瞬间崩溃,然后开始了对“上帝”的报复。
电影《今天》里,宋慧乔饰演的女主,也是对骑着摩托撞死未婚夫的少年轻易选择了谅解,可她试图了解少年并未告别作恶时,内心信奉的宽容也动摇了。
她开始怀疑,宽容的意义究竟何在?
事实就是,宽容是道德观畛域的“政治正确”,也是应该倡行的普适价值,但很多时候对悲剧当事人并不正确。
《密阳》的结尾,女主最终也走出了仇恨,但靠的不是宽容,而是时间。
或许时间也会给江母答案。


佘宗明 冰川思享库

发表于 2017-11-16 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司法不公正的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
你好,各位领导

我母亲因为我姐金瑞锐被校长和接访人员殴打导致精神分裂的事情上访,没想到在9.28日在去北京上访的途中被苏家屯区陈相屯镇派出所警察扣押到沈阳市第一看守所,警方给出一个寻衅滋事拘留37天的拘留票,而且在11.6日苏家屯区检察院下达逮捕通知书。

我母亲因为姐姐被殴打的事情在地方政府不处理的情况下,只能被迫进京上访。被告方苏家屯区教育局依靠势力,靠当地公安部门强权欺压百姓。殴打姐姐的人因在当地担任教育局局长,所以一直逍遥法外,母亲上访投诉就是寻衅滋事,就要被拘留判刑?我母亲20年状告对方,而且被告在当地有权力,所以被告人趁十九大来临之际打击报复我母亲,诬陷导致母亲入狱。特别是苏家屯区陈相派出所副所长侯野,平时母亲与其发生口角,本次逮捕母亲他也参与其中。苏家屯区法院受地方政府控制,胡乱判案。

现在因为此事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留学生活,父母在国内的人权和安全得不到保障,而且母亲和父亲身体都不好,因上访被苏家屯区信访局局长刘丽姝派人殴打。姐姐又患有精神病,所以本人请求各位领导帮助我。我母亲姓名李敏,辽宁省沈阳市人,家里电话1514013358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