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4889|回复: 0

血色困境|黑市暗殇,血荒谁之过?如何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dandandan 于 2017-11-21 11:36 编辑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燕郊的燕达陆道培医院附近,常年存在着一个找血的患者家属群体和血头网络。这是一家针对各种血液疾病治疗的专科医院,汇聚着来自全国各地数百名白血病患者。由于血液供应不足,医院的“公共板”约不上,诸多患者家属只有找血头。血头将献血人和家属的电话互相告知,由他们自己联系,在血站碰面。捐献成功后,家属微信转账给血头,血头再把部分费用转给献血人。一个血小板的费用,从300多涨到了600。

       在这里,每天有无数人入院,也有无数人离开。除了对死亡的恐惧,“找到血小板”才是摆在面前最现实的问题。

1.jpg

对于血液病患者而言,获得所需的血小板无非三种途径。

其一,找医院的公共血库血小板。

        从当地的市级中心血站拿到供血资源后,医院会参照病人家属提交的用血申请,根据病人血项高低值从低到高统一分配。

        除去重大手术和危急病人享有优先用血权之外,患者病情的缓急决定最终是否能够如愿得到分配。

        可现实的情况往往是,病人的血小板最低值达不到公共血库的分配标准,但病人缺血情况依旧严重。

其二,病人家属互借血小板。

       每次输血,白血病人只能输入一个血小板。在正常情况下,血小板的保存期限只有五天。于是,将多余的血小板暂借给急需的病人,成了家属之间沟通的常态。

        的确,这样的随机应变能解燃眉之急,可互借血小板的方式存在极大的偶然性和不确定性。在如此的稀缺资源面前,寄希望于临时的借用,无疑是将生命置于未知的恐慌当中。

兜兜转转,似乎只有第三种方式最为便捷,找血头。

作为捐献桥梁的搭建者,血头要先将捐献者和病人家属的联系方式互换,由双方自行联系在血站中心碰面。献血完成后,病人家属依据捐献者所持的献血证,按照约定价格支付费用给血头。除去捐献者的佣金,剩下的便是血头的收益。


生意好时,每一血小板600余元的价格,血头可以日进几千元。


2.jpg

与常规献血不同,血小板的捐献有其更为繁复的程序。捐献者必须亲自到中心血站,而采血抽离血小板的时间至少也得一个小时。


在指标众多的体检项目面前,许多捐献者被挡在了血液不合格的检测通告栏外。


血源与病人情况不匹配,也使得筛选过后的捐献者所剩无几。


再加上有临时反悔不再捐献等情况的发生,血小板的供给链条岌岌可危。


就这样,打着互助献血的名义,抑或以冒充病人家属亲友的方式,血头应运而生。他们终日奔忙于各大献血中心,熟络的周旋于供求双方之间,机敏的警惕着来自警方的打压。他们钻着血液监管的空隙,在生与死的狭小通道上挣着非法过路费。


而与血头的泛滥遥相呼应的,是血荒程度的不断加剧。在医院血液治疗的窘困现实面前,非法组织卖血不仅演变为了庞大的产业,而且形成了严密的利益链条。


事实上,我国的《献血法》对于安全健康的献血机制有着明确规定。


      我国法律鼓励病人在需要动用国家血液库存时出示可证明他们自己或亲友曾经献血的献血证。一些医院在没有献血证时不向病人供血。此举使依赖定期输血或大量输血的慢性病患者以及身边没有亲友可以依靠的病人处于不利地位。我国法律还规定每年只能献两次全血,而且各省之间很少共享血液。借着互助献血制度的漏洞,这些血头泛滥猖獗,趁火打劫坐地起价之下,甚至还有病患对血头充满感激之情。


“非法组织卖血罪”,非法组织他人出卖血液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强迫卖血罪”,以暴力、威胁方法强迫他人出卖血液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明知是违法犯罪,血头们仍然义无反顾,是因为有利可图。

明知是灰色高价,病人家属们依旧争先恐后,是因为生命无价。

屡禁不止的血头行业背后,是无偿献血社会机制的渐行渐远。

血液供给体系的疲软无力背后,是无数个疲惫求血的病患身影。

3.jpg


解决用血优先顺序问题 理应做到公开透明

        互助献血是用血优先的入场券。不少人被告知,血库紧张,血优先给了危急重症病人。不过,这也存疑。

        第一是,各种类型血液的库存到底有多少,是否真的不够了?

        第二则是,如果发生了全部或者某些血型的“血荒”,血液是否真的优先流向了“危重病人”?

        第三则是如果要排队等血,到底病患处于队伍的什么位置,几时能够用到血?

        倘若这些信息能够做到公开透明,不仅能够帮助遏制住乱象,也能够安抚人心,甚至能够鼓励大家献血。

解决“血荒”要开源节流

        所谓开源,当然是鼓励健康人群成为长期的无偿献血者,这也是世界卫生组织一直提倡的。而在中国,大家不愿意献血有许多原因——有人怕不安全,有人觉得自己的血液被卖了钱,还有人则担心献血对身体健康有伤害……要解决这些问题,互助献血不仅做不到,还可能让情况更糟糕。而不管是提供安全舒适方便的采血服务,还是公众人物做表率都是很好的路径。所谓节流,则是杜绝"安慰血"、"营养血"和"人情血",保险血"这些没有必要的输血。减少不合理乃至纯属浪费的输血。

如果仅靠刑事打击,组织卖血类案例能否杜绝?答案是否定的。如何才能救病患于自救求血的困境之中,怎样才能让血液供给走在健康阳光的体系之下,或许这才是真正值得深思的问题,而这远比四处追赶着打击血头来得更重要。



文章来源:法制网  作者 耳东 任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