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4847|回复: 0

2017,这些新经济改变了年轻人生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6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年即将过去。这一年,共享单车、新零售、B站、二次元、直播、短视频、现象级手游等由于技术驱动而产生的新经济、新现象层出不穷。而80后、90后的生活方式也由此产生了深刻的变化。这一年,年轻人的生活方式都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06160637261.jpg
各种美食,一键搞定

  外卖

  2017年,“宅”与“忙”文化依旧在年轻一代中盛行。与此相关,外卖已经成为年轻人的生活常态。相关数据显示,白领和大学生已然成为在线外卖平台的主力消费人群。周末的订单率要高于工作日,“宅文化”已经成为时下年轻人解压的一种选择。

  在最新发布的《2017年中国网民网络外卖服务调查报告》中,快食简餐是网络外卖平台用户选择最多的餐饮品类,占了73.6%;汉堡披萨一类的西式快餐位列第二。

  虽然从用户选择菜品上来看,快捷是大家追求的目标,但这并不意味着用餐水平的降低,因为据报告显示,在今年,食品安全成中国网络外卖用户最为关切的问题。网络蹿红的“保温杯”“佛系养生”等90后“标配词语”,也能从文化层面反映,2017年度,大多数年轻人除了吃饱,还想吃得营养,吃得有味道,吃得养生而健康。

  天猫数据显示,关键词“保温杯”的搜索指数近期飙升,其中,18-25岁的人群占比最多,达到了38.6%,其次是26-30岁的人群。记者看到,30岁以下的消费者搜索“保温杯”的比重已经达到了63%。

  “现在的闺蜜聚会已经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了,我们现在聚会三连问,哪个牌子的早餐米糊最养胃?吃什么才能防止脱发?法令纹变深要用哪个型号的美容仪?”90后女生王菲菲这样说,而她清楚地记得,几年前大家讨论的话题还都是“今晚熬夜干点儿啥”。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外卖的兴起直接减少了方便面的销量。

  世界方便面协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内地消费385亿份方便面,同比下降17%。2013年方便面消费曾达到462亿份。统一集团在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降了26.5%,方便面正在中国市场失宠。

  尼尔森统计数据显示,康师傅和统一的市场占有率,多年来占据了中国方便面市场七成以上份额。但从去年开始,两家企业的财报就开始不断提醒风险,方便面业务不断下滑。

  “之前爱吃方便面,但是吃久了其实对胃不太好,现在都是点外卖啊,哪怕点一杯姜茶也行。”王菲菲这样说。

ef9974d589427a17aab0054ee9aeb1d8.gif

  共享单车

  若说2017年被新经济改变的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共享单车出行绝对是无法回避的内容。虽然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因押金难退被推上风口浪尖,但解决掉“最后一公里”的共享单车已经成为年轻人时尚、低碳的出行新方式。

  第三方数据显示,2017年11月共享单车活跃用户总量超过2500万,当月共享单车MAU(monthly active users月活跃用户数量)排名top5的App依次为ofo、摩拜单车、哈罗单车、永安行和酷骑单车,其中ofo和摩拜单车的MAU均超过2000万。截至11月最后一周,ofo和摩拜单车的市场渗透率分别为5.34%和5.33%,意味着每100个中国移动网民中,有超过5个网民安装了ofo,也有超过5个网民安装了摩拜单车。
  “最近骑得少了,天气冷不太想骑,除非比较紧急。”南京90后市民王超这样说,但他认为,在过去的一年,共享单车的确影响了他的出行方式。“主要是解决了‘最后一公里’,坐地铁或公交不方便的时候,会选择共享单车。”

  第三方数据显示,2017年1月共享单车用户多集中在一线城市,占比达59.3%,用户月收入分布方面, 8001元至10000万元占比最多,达24.7%;5001元至8000元占21.6%;无收入人群多为学生群体,占18.9%。主流人群为年轻人。

  除了共享单车,2017年兴起的各种“花式共享”也颇受年轻人青睐。无论是被紧急叫停的“共享睡眠舱”,还是此后的共享KTV、共享按摩椅、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共享篮球等,都打着“共享经济”的大旗出现在年轻人视野中。

  摩拜单车首席执行官王晓峰认为,共享经济在全球范围内扩张,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人们社会心态的变化。过去物资稀缺,人们非常想要得到东西的占有权,但今天的年轻人对占有权不再执着,只要拥有使用权就可以了,这是共享经济在全球发挥作用的根基。

QQ截图20171226121344.jpg


  绿色消费——“无闲置”的分享经济

  2017年,除了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风生水起,“分享经济”也迅速蹿红,以90后为代表的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二手交易的方式。一方面降低开支,另一方面又可获得品质的生活。

  据国内最大的分享经济平台闲鱼提供的数据,目前闲鱼拥有超过2亿用户,其中52%是90后;每个月都有5000万用户在闲鱼上寻找好物,其中20多岁的年轻人占比最大。而根据其发布的《90后分享经济消费报告》,90后不仅群体数量庞大,而且互动更为频繁,比所有用户平均互动高出20%,其中95后的表现尤为突出。90后们在闲置交易中会花费更长的时间与“分享方”沟通宝贝的相关信息,“货比三家”的消费意识十分普遍。

  “我会在二手平台上买一些化妆品,包包啥的。二手商品就看个人是怎么想的,如果我想用较低的价格买到想买的比较贵的东西,那去买二手就很划算。比如,一支口红,专柜可能要卖300多元,但是如果我能在二手平台货比三家,找到靠谱的卖家,运气好的话50元就可以收到。”长期在二手平台购买化妆品、箱包服饰的95后女生小曼坦言,她完全不会介意商品是被人使用过的,反而是买到假货比较闹心。

  “无闲置社会的真正价值不在于促进二手市场繁荣,而是要打造无闲置社会,把全新的生活方式和理念带给年轻人。闲鱼本质是一种分享行为,而分享是绿色生活的重要环节。”闲鱼总经理谌伟业说。

  据北京市环交所评估,三年来,闲鱼仅3C电器类物品的转让再利用,减少的碳排放就近1亿kg,按照蚂蚁森林17.9kg可以种植一棵梭梭树的标准,相当于种植500多万棵梭梭树,而这只占闲鱼交易的10%。

  而崇尚绿色低碳生活的年轻人,也越来越热衷在蚂蚁森林上种树。“每天收自己能量和偷别人能量,有点像以前的QQ农场,还挺好玩。而且能量到了一定值可以在阿拉善等一些荒漠地区种树还挺有意义的。我们离得这么远,可以通过这样一种方式种植,也可以提供自己的一份微小力量。”在北京工作的80后女生赵晶晶说。

  二次元

  几年前,人们对于“二次元”这个圈子还十分陌生,并且还有“低龄化”“非主流”的负面刻板印象。然而,近年来,二次元文化已经逐渐成长扩散,从一个“小圈子”变成了一种泛文化。

  2017年,二次元游戏呈现井喷之势,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强大力量,尤其成为以90后为代表的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态度与方式。据艾瑞咨询统计,“二次元”核心用户已从2014年的4984万人上升至2017年的8000万人。以90后和00后占主体的“二次元”用户群体对游戏、社交和文学内容付费意愿较高。庞大的用户基数为这一行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从整个行业来看,文学、游戏、电影、社区等二次元领域正在由分散走向聚合,一个清晰的产业链或将形成。无论是“全民王者”还是“全民阴阳师”都是最好的证明。

  二次元用户及泛二次元用户主要活跃平台之一为哔哩哔哩弹幕网,也称为bilibili简称“B站”。B站的特色为悬浮于视频中的实时评论功能,亦即当下热议的“弹幕”。所谓弹幕即观众在观看视频的同时能够看到其他观众的评论。独特的视频体验让基于互联网的即时弹幕能够超越时空限制,构建共时性关系,从而形成具有互动分享和二次创造的二次元社区。

  而随着二次元文化在年轻群体中的普及,“虚拟偶像”逐渐成为一个热词。一个月前,日本的二次元虚拟人物“初音未来”在上海举办了第三次中国官方演唱会《未来有你》,一场全靠光电科技的演唱会票价最高达到了1480元,依然获得粉丝的疯狂支持。

  手机、快餐、电子产品、汽车、游戏甚至奢侈品牌的合作和代言中,也开始出现“虚拟偶像”的身影。二次元借助AR、VR等科技,让日益庞大的“虚拟偶像”产业,开始逐渐进入主流视野。

  今年,文化部发布了《关于推动数字文化产业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动漫游戏是数字文化产业的重要板块。文化部也已明确将动漫游戏产业纳入“一带一路”文化发展总格局,并出台《动漫游戏产业“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行动计划》。未来,二次元文化或许会在年轻群体中有更深入的普及。

  波士顿咨询公司和阿里研究院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年轻消费者,连同不断扩大的相关阶层,将成为未来中国消费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共同推动中国消费市场转型升级。“出生在1980年以后的中国人,即将成为推动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从投资驱动增长向消费驱动增长转变的主要力量。他们较上一代更为强劲和多样化的消费需求,也让本土消费市场发生深刻变革。”

QQ截图20171226121002.jpg

  短视频

  当你走在路上,一个小姑娘突然跑上来说,“小哥哥小哥哥,你伸出手来,我给你一样东西”,而后将自己的手跟你十指紧握,笑着说“把我送给你你要吗”。她还端着一部手机,将发生的一切上传。这就是被称为“抖音”套路之一的小视频脚本。

  一则新媒体运营人员的招聘启事上也赫然写着这样的要求:“微博与抖音的深度用户”。这些都让人好奇,抖音是什么?

  抖音在官网上这样介绍自己:“专注新生代的音乐短视频社区”。但是事实上,这里有着其他小视频软件中相似的宠物、帅哥美女、搞笑段子、煎炒烹炸。年轻人会模仿抖音里走红的“套路”,做出各种各样的变体。依靠《中国有嘻哈》的推广,它成为今年成长最快的短视频平台。

  易观智库的数据显示,2017年第3季度移动全网短视频平台根据用户渗透率分为三个梯队,第一梯队是秒拍、快手、西瓜、美拍;第二梯队是土豆、火山、抖音、凤凰;第三梯队是小影、快视频。这10家也是排名前10的短视频平台。

  有人将今年短视频领域的竞争称作是“绞杀战”。不仅是平台的,也是内容生产者的。年轻人或出于兴趣,或希望进行内容创业,在短视频上开始了他们的挑战之旅。而对于这些短视频软件而言不可或缺的另一种功能,便是直播。

  有趣的是,今年以来,多个直播软件也在主播的页面中设置起了“高能时刻”。所谓“高能时刻”,其实就是长时间的直播流中,最为精华的那部分被制作成了短视频。与短视频软件上的草根相比,已有名气的大主播们的“高能时刻”短视频,往往容易吸引更多眼球。

  人们此前热衷于谈论视频网站是如何挑战传统电视的,但是到了今年,这种说法已显得陈旧了。视听双通道的玩法不仅仅是电视和视频网站,短视频与直播成为了他们有力的竞争者。用户的时间和钱包是他们的战场。

  但是,如何看待短视频人均单日启动次数和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均出现下滑的现象,如何让优质内容的生产者的变现能力提升,短视频社交是否会成为下一个风口,短视频和直播之间的粘连最终会走向何种业态,种种问题留待2018年去解决。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常江认为,从过去的图文社交,到现在的短视频社交,线上社交向视觉化、感官化转变是一个基本趋势,这种视觉化、感官化的线上社交旨在使人们同时获得两种快感:与他人的亲密感,以及“独善其身”的安全感。在传统媒介环境下,这两种快感很难同时获得,但短视频做到了这一点,实现了两者的调和。短视频最大的优势是极好地适应了日趋碎片化和感官化的主流线上生活方式,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它的受欢迎有技术和文化上的逻辑。

  尽管对短视频而言,更加严格的监管只是时间问题。但是作为一种生活方式,不管现在它是清流还是“泥石流”,它都已经是一种现实:如同你在过去的时代看电视一样,自然而然、陪着你度过每一个平常的日子。

QQ截图20171226121110.jpg
电竞已成“双创新宠儿”

  电子竞技
  如果你依然认为打游戏是件玩物丧志的事,也许是你“out”了。在游戏的顶端,有另一个名字,叫“电子竞技”,简称电竞。

  2003年,电子竞技就已经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据新华社报道,截止到2015年,全国共有9700万的电竞爱好者,整个电竞产业的相关产值超过500亿元人民币。2016年,教育部发布《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2016年增补目录,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列为增补专业。电竞实验室、电竞专业、电竞基地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关于电竞,今年的一个日子恐怕不能为中国观众忘记。10月28日,在英雄联盟S7世界总决赛半决赛上,全部由中国成员组成的RNG战队憾负SKT。赛后,选手“麻辣香锅”在微博上道歉,一度成为新浪微博热搜。

  在过去,这是不能想象的。一群打游戏的人能有这样强大的号召力。靠年轻观众的力量,它以这样出其不意的方式挤入主流视野。很多不明真相的微博用户还表示了疑问,“麻辣香锅”不是一道菜吗,为什么它要道歉?

  也是这一场半决赛,直播观看人数峰值出现了。据Esports Charts数据显示,中国观看这场比赛直播的观众人数达到1亿零468万。资本早已涌入电竞领域多年。而今年,更多的电竞论坛、峰会举行了。关于电竞如何培养人才、电竞赛事如何更加规范化等讨论更加频繁,也更富纵深。

  此前的公开报道显示,尽管中国的电竞核心观众近7000万,游戏用户超过5亿,但是电竞职业选手的人数在5万人左右。从游戏用户到电子竞技选手,有一条艰辛的路要走。重回开头的“打游戏”和电子竞技之辨,不是每个人都会成为“麻辣香锅”,但是每个年轻人都有可能成为“麻辣香锅”的观众。

  直播平台在电竞和游戏事业发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职业选手在直播平台直播自己的线上比赛、训练或者“路人局”,即不在比赛环境中跟普通玩家一起玩游戏。他们积累人气。而每逢电竞大赛来临,直播平台的首页最醒目的推荐位总会留给它。

  将游戏及其相关的直播看作是不入流的事物的观念已经过时了。今年的两个爆款游戏,社交类的“狼人杀”和FPS(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绝地求生”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不言而喻。随之而来的是在这两款游戏中取得话语权、开动吸金机器的明星主播。前者延伸到了线下实体连锁门店,而后者也被称作“吃鸡”,其职业选手数量正在快速增加,职业赛事的规范化正在进行中。而普通玩家里不乏依靠它开始直播生涯的人。

  近两年,“电竞是否进入奥运”的消息反复激荡着玩家的心。有人纠结于此。但是,当英雄联盟的专门场馆越建越多,这份纠结也许可以被暂时搁置了。未来,电竞未必需要诞生于十九世纪的现代奥运会来认证自己。它能为自己代言,它的观众如此年轻、开放。这些年轻人会像人们为孙杨欢呼一样,为韩国天才电竞选手faker迷狂,也为RNG的失利痛哭流涕。他们未必会跳进泳池锻炼自己的游泳技能,但是他们会在地铁里的人山人海中玩王者荣耀,来回应对游戏、对电竞依旧傲慢的旧观念。


中青在线 作者:杨利伟 胡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