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3535|回复: 0

注册领红包?转发有奖?羊毛党讲述“薅羊毛“多不靠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9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标题:
“大项目”收成本费用其实是骗局
宣称提供个人信息越多收益越高
“羊毛党”讲述“薅羊毛”有多不靠谱

“下载APP并注册,即可获得20元无门槛红包,推荐一人下载并注册还可再获得10元红包,活动真实有效,速来参与!”


“微信转发此信息到朋友圈好友送108元围巾3条,不限量转发即送,是真的,我领上了……”


1.jpg

      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在自己的朋友圈、微信群里见过类似的信息,这种专门选择互联网公司的营销活动,以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换取高额奖励的人被称之为“羊毛党”。

据媒体报道,去年年末支付宝推出赚钱红包活动,初衷是普及移动支付,吸引更多新用户,同时也毫无悬念地引来大批“羊毛党”。“羊毛党”的“收成”也的确不错:根据网上流传的截图,有的支付宝用户在短时间内获取了137.8万元红包,有的获取了52.5万元红包。另据报道,支付宝发现并处理的滥用短信账户有800个。支付宝将继续采用技术手段来预防和处理这类行为。


究竟是什么人在“薅羊毛”?
“薅羊毛”会不会牵涉骗局?
“羊毛党”的出现
何以让一些网络平台如临大敌?

《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2.jpg

北京市海淀区一所职业学校的学生王鹏(化名)曾经在一个“羊毛党”聚集的QQ群里混迹了差不多两年多的时间。


一开始,王鹏只是想赚点零花钱,于是在同学的带领下进了一个QQ群。这个QQ群最初名为“羊毛之家”,后来改成与“羊毛党”不相关的名字以躲避网络平台的筛查。群里每天发布最多的消息就是各种“项目”。


“小羊毛”指小项目,零成本,但收益为几毛到10元不等;“大羊毛”指大项目,多数时候需要花10元或20元的成本,收益为100元以内。多数“薅羊毛”活动属于小项目,收益也多为几毛钱,以红包的形式发放,但是重复性极高。


3.jpg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在群里发布‘大羊毛’的假消息,事实上是想骗取你交的那几十元成本。”王鹏说。


即使“身经百战”如王鹏,也在一次“大羊毛”活动中被骗去了160元“成本”费用。


4.jpg

今年47岁的李阿姨在北京市一家幼儿园上班,近段时间热衷于在朋友圈、各微信群转发某商场的促销活动短信。


李阿姨转发的内容往往是这样的:“……活动1【微信转发此信息到朋友圈好友送108元围巾3条】不限量转发即送、活动2【原价588羊绒大披肩体验价16元】招聘临时导购10名,是真的,我领上了……”。


实际上,李阿姨并没有领到这样的羊绒披肩。


“我弟媳妇儿转发给我的,我也看到别的人在转,肯定是真的。就算是假的也没关系啊,反正我也没花钱。”李阿姨对记者说。


5.jpg


据李阿姨介绍,她朋友圈里的同龄人几乎都转了类似促销活动短信,她知道这件事属于占小便宜。


有的项目要求实名注册,我就不愿意了,会怀疑是骗子。还有身份证号、银行卡号更不敢告诉别人。”李阿姨说。

6.jpg

目前在北京一所高校就读大二的学生陈童(化名)是在大学生兼职微信群里知晓并加入“羊毛党”的。而在“薅羊毛”过程中,陈童也感到是有风险的。


“很多‘兼职’需要实名认证,需要的信息很多,比如身份证号、身份证正反面照片、本人手持身份证照片、银行卡号等,提供的个人信息越多,得到的佣金越多。”陈童说。


为了保障自己不被骗,陈童长期使用一个没有存钱的银行卡来注册。


至于微信“兼职”群的群主,陈童其实并不认识。


我不知道他是谁,我一般就是注册成功后截屏将图片发给他,他在后台验证后会给我发微信红包。”陈童说。

7.jpg

话人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 尹振涛

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 邱宝昌

法制网记者 杜晓

法制网实习生 曹明珠


8.jpg

记者:我们在调查中发现,随着电商和App的迅速发展,商家促销活动频频,“羊毛党”在一些网络平台上的活动也越来越频繁,这可能会给互联网发展带来哪些影响?


尹振涛

“羊毛党”是一种打着法律擦边球且从事不合理经营行为的群体。目前,这个行业已经形成产业链。“羊毛党”的目标往往是一些刚刚起步的公司,这些公司风控能力比较弱、市场影响力小,需要通过成本比较高的方式进行推广和营销。“羊毛党”本着“薅羊毛”的目的和非常规的手段,形成了一个地下市场,通过钻空子获得收入。对互联网平台,尤其是刚起步的平台,“羊毛党”带来的冲击是很大的,有些小平台甚至可能会被“羊毛党”薅死


邱宝昌

很多企业在搞营销活动时会提供奖励,现在“羊毛党”的活动很多都不是个人行为了,可以说已经成为一种职业行为。比如说,有的促销活动一开始,优惠或者奖励就没有了。这种行为一旦走向规模化,会扰乱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让企业正常的促销手段失效,这是一种不公平的竞争行为


记者:就像刚才分析的,“羊毛党”的出现会扰乱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不过,我们在调查中发现,有些人出于占便宜或者“兼职”的心理加入“薅羊毛”的队伍,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是否也面临一些问题和风险?


尹振涛

“羊毛党”在频繁活动过程中,其自身权益也会面临许多风险。首先,“羊毛党”的行为缺乏道德正当性,有的在法律上也值得探讨,因此具有违反法律法规的潜在风险;其次,在“羊毛党”这一群体中,真正能够挣到一定数量钱的只是部分领头的人,很多“羊毛党”都是被拉进去的,跟从一个道德品行都不清楚的领头人,他们能不能挣到钱是个未知数。这毕竟不是一个正规的行业,很多普通的“羊毛党”甚至被“羊毛党”中的老大“薅羊毛”。


记者: “羊毛党”的行为属于不公平竞争,危害市场健康发展;同时,“羊毛党”自身也面临违反法律法规的潜在风险。但是,从现实来看,加入“羊毛党”的人在不断增多。对于这种现象,当前应如何应对?


邱宝昌

对于“羊毛党”还是应该建规立制。对于职业化、规模化的“薅羊毛”行为,必须进行规制。对于新的交易方式下的促销活动,要坚守诚实信用原则。虽然不能限定参与者,但是必须正常参与。对于超出诚实信用原则的行为,要予以禁止。现在法律上对于类似的行为并没有规定,所以要进一步深入调研,看这种“薅羊毛”的行为究竟给企业带来了何种伤害、给市场竞争机制带来了哪些伤害,在此基础之上完善相关法律制度,保护好各方权益。


记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羊毛党”的绝对数量不少,活动比较频繁,为了防止其行为影响互联网正常发展,监管层面及网络平台应该做哪些工作?


尹振涛

为防止“羊毛党”过于频繁地活动,从监管层面上来说,无论是在执行还是在法律法规的制定上,都可以把这种行为明确定性,对于涉案金额比较大的,可以定为非法经营罪或其他罪名,从而对其进行惩罚。


互联网平台应当更加理性,其使用的各种吸引用户的宣传手段、宣传活动应当有一个行业规范。另外,互联网平台也可以用技术手段发现“羊毛党”是否频繁操作,增强技术手段的识别能力刻不容缓。希望能够通过全行业之间的信息共享,建立“羊毛党”的黑名单或者灰名单来辨识“羊毛党”。



文章来源 法制日报  记者:杜晓   实习生:曹明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