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637|回复: 0

毕业论文市场产业链调查:“降重代写”已成公开秘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2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标题:毕业论文市场产业链调查:“降重代写”已成公开秘密|专家:“降重”仍然可能构成抄袭或剽窃

法制日报记者 杜晓 实习生 孟婷

每年毕业季,
学子们都要花费心力写作毕业论文。
由于需求量较大,
围绕毕业论文已经形成了一定的产业,
可以提供多项服务。

微信图片_20180712104741.jpg

论文代写“降重”需求量较大

  记者了解到,目前,围绕毕业论文提供的服务主要包括代写、查重(测试论文与其他论文重复率,避免抄袭)、“降重”(论文重复率过高,需要降低重复率,以免被认为是抄袭)等。

  2016年,张枫从福建一所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之后进入一家国企工作,虽然工作稳定,但是收入一直不高。

  今年年初,张枫买了一辆车,每月的车贷让她的财务压力陡然上升,于是张枫想干点副业来缓解财务压力。因此,在今年3月,由于机缘巧合,张枫开始替大学生代写论文和为论文“降重”。

  张枫告诉记者:“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加了一个社交媒体的账号,那个账号就类似于一个网络中介,会统一接单,之后再在账号上发,看谁能接单,然后由接单的人自己联系买家,与买家谈价钱。”

  据了解,买家的需求五花八门,张枫一般是根据买家的要求来做,比如有人会要求她从设计到编程全程代写代做;还有人是已经有了设计稿,只需要代写论文;也有人是论文写完了,需要查重和“降重”;还有些人会要求修改论文格式和做相关的PPT。

  据张枫介绍,她所学的专业是电气工程,她接单的时候也只接本专业的订单,一方面是因为本专业的内容熟悉好上手,另一方面是时间有限。

  “我怕接跨太多专业的论文自己搞不定,而且我是上班结束之后用晚上的时间做,如果专业跨度太大,很难快速做出来。”张枫说。

  李峰毕业于武汉一所大学,由于毕业时在深圳实习,没有时间写毕业论文,于是在网络平台上找人代写论文。

  李峰的专业是会计与统计核算,学校对他们的毕业论文要求不高,也没有查重的规定,他花了700元找人代写了一篇1万字的论文,大约一个星期后,论文便写好了。

  “我没有修改便上交了学校,最后毕业论文顺利通过。我们学校没有那么多要求,我同学基本上都是自己抄抄编编,我是没时间写,后来论文交上去也没有人找麻烦说不行的,就过了。”李峰说。

  与论文代写类似,论文“降重”的需求量也比较大。

  张枫说,“其实‘降重’的手段都比较类似,就是颠倒语序,把原文中的意思换成自己的话,同义词、近义词替换或者是做一些解释之类,就这些基本的手段”。

  北京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吴文经常帮导师给论文“降重”,她说,“‘降重’的方法不过就是调整主谓宾、替换同义词等”。

  吴文曾经用一天时间将一篇一万六千字左右的论文从重复率29.1%降到了8.1%,这期间她查重两次。

微信图片_20180712104840.jpg


在职研究生寻求代写论文较多

  围绕形形色色的毕业论文服务,收费也不尽相同。

  张枫告诉记者,“‘降重’和代写的费用都不一样,其实这个费用首先就是中介给学生一个价格,然后学生会想这个价格合不合理,如果学生觉得这个价格合理的话,中介肯定还要砍一部分价格再给我。一般本科论文是按照千字收费的,但是因为我经验不多,今年才刚开始帮人家代写,所以我的收费不高,都不是按千字收费,我都是一篇1000元或者一千多元”。

  李峰告诉记者,网络平台上的论文代写价格差异比较大,因为不同的店铺代写的论文质量不一样。

  “有些就是骗钱的,写出来的东西语句不通,还不如自己抄一抄。我也是经同学推荐才敢放心找人代写。”李峰说。

  “我就查重两次,因为专业网站查重比较贵,一篇一万六千字的论文要128元。”吴文说。

  “之所以有很多人会选择网络平台查重,是因为专业网站的查重费用相对高昂,而有些做得比较好的网络平台店铺,查出来的结果和专业网站也差不多,但费用却只有一半或三分之一。”张枫说。

  张枫还告诉记者,有“降重”和代写需求的学生大部分都是专科生和本科生。

  那么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又是什么情况?

  据张枫透露,现在找人代写论文大多是在职硕士研究生,很少有全日制硕士研究生找人代写论文。

  “一般全日制研究生,导师肯定会对他们有要求,对硕士研究生没有要求的导师很少,所以基本上他们都会自己完成论文。对于在职研究生而言,因为他们参加工作了经济上比较宽裕,而且可能确实工作也忙,但是又需要这个文凭,所以没有办法抽很多时间来完成论文,于是找人代写。”张枫说。

  据了解,在各种各样的论文“降重”、查重交易中,并没有关于保护论文内容不被泄露的协议。

微信图片_20180712104850.jpg


业内专家
畸形论文评价机制阻碍创新埋下法律隐患
学风不正部分学生没有创造性
  论文查重是很多毕业生都需要面对的问题。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论文查重是一种被逼出来的措施或技术。事实上,在有的国家,论文查重这项技术使用得并不普遍,因为论文作者在写作时就注重原创,在写作过程中,追求的立意、境界就是不与别人简单重复,所以没有太大必要依靠查重来解决问题,对查重的依赖相对比较小。

  “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对查重过度依赖的情况?主要原因是很多人的思维都是简单重复,追求的境界比较低,写文章只是一个必须要完成的任务,而不是想通过写文章来探求创新的理论或者解决某一个实际问题,又或者有一种新的发明、新的创造,所以这是造成现在的论文有太多简单重复和过度依赖查重的重要原因。”储朝晖说。

  与价格不菲的查重相对应的,是花钱请人代写、“降重”。

  “花钱找人写论文或者依靠技术来降低重复率,反映出了学风的问题。学风不正,学生没有创造性,但又要追求数量,达到某种刚性的要求。当然这与现在的评价体系也有直接关系,对学生提出不恰当的要求,让学生对追求功利目的有过高的兴趣,总是希望多发一篇论文,多获得一些回报,包括对教师的考评也是如此。”储朝晖说。

  “查重、‘降重’、代写的存在对于现在的学术评价体系而言是一种讽刺。不仅对学生论文如此,对于教师的论文也是如此,不是在乎研究成果有没有价值,而是在乎论文是不是发表,以此作为一种成绩或者说政绩。”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

  熊丙奇认为,为什么学术论文存在这样的问题?最关键的问题在于,现在对论文的评价是不正常的。简单讲,就是在评价论文时不是看论文本身的质量,而是看论文是否能写出来。缺乏一个对论文指导的过程和对论文整体质量的把控,导致代写、“降重”等问题出现。

  “如果要求学生撰写论文,那首先指导老师应该参与到学生论文的写作过程之中,学生提交论文之后再组织论文答辩。如果有老师的指导,还有老师、学生共同进行研究的过程,最后再进行论文答辩,那么就是一个完整的学术研究过程。”熊丙奇说。

  熊丙奇进一步分析认为,“现在的情况是,有的前期没有老师来指导学生论文,论文提交上来,又依赖机器或者电脑系统去判断是不是抄袭。很显然,这样就没有真正对论文的质量进行科学合理的评价”。

建立新机制解决评价粗放问题
  论文有偿服务盛行,背后的深层次问题不容忽视。

  储朝晖认为,花钱请人代写、“降重”盛行,引发的最为严重的问题就是对真正创新的压抑和淹没。“我们生产的很多论文都是一些简单的没有什么价值的文章,也没有真正的学术成果,表面上看来好像数量很多、规模很大,但是并不包含真正有意义的内容”。

  对于上述情况,储朝晖将其命名为“形式化的学术”。

  “我们大量的期刊、杂志,包括一些规划的课题和其他形式的成果如毕业论文,都存在一定的形式化学术倾向。看上去文章写作似乎很规范,从论文的角度来看就是标题、摘要、关键词都很规范,但是只具备形式,没有实质性的内容和创新。形式化学术的盛行使得学术的实质被掏空,学术精神和学术精华缺失。”储朝晖说。

  为了确保论文质量,要建立合理的论文评价机制。

  “查重这个技术作为一个初级筛选是有必要的,但只是一个门槛,接下来还是需要更深入的、有专业人员和专业教师对于学生文章的仔细评价。我经常参加硕士和博士论文的开题答辩,我发现,有些学生写论文没有自己的东西,都是照抄别人的内容,所用的词语甚至还是几十年前的。”储朝晖说。

  储朝晖认为,要有专家对毕业论文进行审核,不是用机器的思维而是用专业的思维来判断,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又要有很多前提条件,比如时间、精力、人员和评价机制,这些都要做相应的改变才能实现这个目标。如果这样做,就要更多地发挥研究生导师的作用,比如在研究生招生的时候,导师要招这个学生,必须看他写了什么东西、写的东西质量怎么样,不符合条件就不招。

  “从根本上来说,要建立新的责任体系、评价机制来解决目前学术评价过于粗糙、粗放的问题。要解决仅仅依靠考试分数来判断学生有没有前途和发展后劲、能不能录取的问题,包括对论文也实行一种过于简单的评价标准,要尽可能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储朝晖说。

“降重”仍然可能构成抄袭或剽窃
  在论文有偿服务盛行的大背景下,法律风险也逐渐暴露出来。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认为,代写、“降重”等论文服务属于比较边缘的行业。从事论文代写或者查重之类收费服务的都是一些小机构、小公司,或者就是一些个人,涉及金额也不高,一旦出现问题之后比如没有达到委托人的要求,维权比较困难。

  “从知识产权保护的角度来说,‘降重’者本身并不存在侵权风险,但是即便论文可以通过,论文作者仍然存在抄袭或者剽窃的风险。因为‘降重’只是用一种比较机械的方法降低重复率,如果核心内容、核心观点存在雷同,超出正常学术引用的范围,仍然构成抄袭或者剽窃。从学术规范和学术诚信的角度来看,无论是代写还是‘降重’都不值得提倡和鼓励。”赵占领说。

  赵占领认为,对于所有学术论文写作过程中出现的造假行为,都应该制定更加严格的惩处标准和措施。高校和学术刊物都应该严格把关,及时发现问题。对于一些提供代写、“降重”服务的信息,首先这是一种不诚信的行为,其次有可能违反相关法律规定,网络平台应该尽到相应义务,采取技术手段对其进行过滤和审核。



来源:法制日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