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18528|回复: 0

拒收“农药”复读生,符号意义大于实际价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3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要:这所学校不能像人大代表那样提议案,他们只能以“拒收农药生”这样的“新闻点”提起议题,表达一线教育者的态度。其实这也是一份议案,一份来自教育一线在网游分级上的议案。不必纠结于这个“议案”中“一经发现砸机处理”之类哀其不学怒其不争的粗暴表达,而要看到在强势网游诱惑的碾压下,弱势无力的民意表达。

1.jpg

吐槽青年出品  曹林|文

看近日一条新闻说:武汉一学校提高高考复读生的招生门槛,拒收玩“农药”“吃鸡”的学生。——初看标题,我觉得这规定很霸道,玩游戏怎么了,玩游戏违法吗,怎么就不能上学呢,这不赤裸裸的歧视吗?教育是公共行为,学校岂能以“玩游戏”的理由拒收学生?标题党害人,仔细看新闻后,觉得这学校没什么不对的。

武汉国华学校是一所高考复读学校,属于商业性质的培训机构,该校发布了《针对游戏成瘾学生从严招录的通知》:2018年高复招生将对游戏沉迷学生不录和从严招录。所有入学学生需签“拒绝王者荣耀、吃鸡等成瘾性网络游戏协议”,在校期间禁用手机,对于在校学生沉迷王者荣耀、吃鸡等成瘾性、暴力性网络游戏,一经发现砸机并做劝退处理。一所985高校在读生的复读申请因此被拒。

2.jpg

网民对类似“排它校规”一直很苛刻,但这一次在此条新闻后表现出了难得的一边倒支持。很理解这种支持,估计支持者中多是未来家中会有考生的父母,他们有一种强烈的身份代入感,害怕自己的孩子也沦落到复读,沦落到被复读学校嫌弃。我认识的一个母亲,就把这条新闻转给自己读高一的儿子看,提醒他“想要学习人已老,山东蓝翔都不要”。邻国的日本也正为这事头疼,《朝日新闻》报道称日本约有52万初高中生沉迷网游,业界也正商讨对策,一个焦虑于自己孩子也沉迷网游的日本朋友开玩笑说,如本国学校也有这样严厉的拒收要求就好了。

武汉这所学校的规定,除了“一经发现砸机”很简单粗暴无理外,其他并无不妥。首先,这是一所民办的商业培训复读机构,并非公立学校,不能以公立学校公共教育的责任苛求它;其二,法律并无明文要求禁止培训机构设立这样的门槛,这样的限定在法律正当性上没有问题;其三,从学校管理和商业追求上看,也可以理解,游戏成瘾的学生不仅自己不好好学,还带坏了学风,影响其他学生学生,并拉低升学率,于公于私,于管理于形象,没有一个学校会欢迎这样的学生。

更重要的是,管理游戏成瘾的学生需要专门和专业的教育,而普通学校没有这样的教育能力,只能拒之门外了。不能苛求一个有赢利压力的培训学校承担给孩子戒网瘾的义务,这学校没这种能力,也没这样的责任。

当然,正当归正当,合法归合法,但我觉得武汉这所学校的拒收“农药”生规定,在实际执行中很难操作,符号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怎么执行呢?虽然规定里写了,将对游戏沉迷学生不录和从严招录。——但,“游戏沉迷学生”怎么界定呢?先说“沉迷”,2009年8月曾有媒体报道称,中国2010年将推出新的标准,初步定为每周40小时,但该标准遭到IT工作者的质疑,后来该标准遭到当时卫生部的否定,称目前还处于研究阶段,“每周40小时以上即可认为是网瘾”的报道不实。美国心理学会评估网瘾的鉴别标准,设立了9个标准,凡有5项回答“是”即可认定为网瘾,这个标准其实也很模糊。

网瘾标准模糊,“沉迷网游”的判定可能更模糊,缺乏一个严格的医学标准,规定容易,但怎么判断呢?难道入学前还要家长给孩子出具一份“此生没有沉迷游戏”的诊断证明?是否沉迷,只能在日常生活中用经验去判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判断标准。虽然世界卫生组织(WHO)将过度沉溺于游戏、乃至影响日常生活的状况称为“网游依赖症”,并将其列为一种疾病,但美国网游业团体“娱乐•软件协会”认为这缺乏科学依据,中国这个问题上面临同样的利益阻力。

可能这也正是武汉这所学校的尴尬和无奈,明知道“拒收沉迷网游者”的招生规定很难操作,除了那种明显的、病态的、重症沉迷者,一般很难启动这种拒收规定。——可有什么办法呢?他们只能以这种方式去表达对沉迷网游的警示,规定的警示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想起今年高考前一个母亲对网游不分级所带来危害的绝望控诉,这位家长在信中写道:作为一个往届高考考生的母亲,每当此时,我都无法自制的想到自己曾经成绩优异的儿子,因沉迷“网游”导致高考失利、至今未曾走出的经历。人大代表也很无奈,每年都有很多代表提案“尽快出台强制性分级标准,防止未成年玩家沉迷网游”,但都被利益群体“不能一刀切”的狡辩所消解,如石沉大海。

说到阻力与博弈,想起桑德尔教授在《公正》中谈到过一个关于烟草的案例。菲利浦•莫里斯是捷克一家生意很大的烟草公司,由于担心吸烟使医疗费用不断攀升,捷克政府考虑提高烟草的税额。为了阻挡税额的增加,菲利浦•莫里斯成立调查团,给吸烟对于捷克国民预算的影响作了一个得失分析。该研究发现,吸烟给捷克政府所带来的收入要大于支出,其原因在于:尽管烟民在世期间,会在预算中花费更多的医疗费用,可是他们死得早,因此能够给政府在医疗、养老金以及养老院等方面节省数目可观的费用。根据这一研究,如果将吸烟的“积极效果” 包括烟草税的财政收入以及烟民早死而节省下来的钱计算在内,那么,国库每年的净收入将达到1.47亿美元。这份得失分析激起众怒,一名评论员写道:“烟草公司过去常常否认烟草能够杀人,可是现在他们却为此吹嘘。”一个反吸烟组织在报纸上刊登了一则广告,它展示了停尸房中一具尸体的脚,脚趾头上贴着一枚标价1227美元的标签,这代表着每一例与吸烟相关的死亡,将给捷克政府节省的开支。

即使烟草利益集团很强势,但在民意和文明压力下,逐渐还是在很多方面开始让步,比如在烟盒上印“吸烟有害健康”和象征死亡的骷髅,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香烟。——当然,网游不能跟香烟简单类比,但网游不分级,对未成年人没有防护,带来的危害有目共睹。作为一个新闻人,感到悲哀的是,因为报道太多,普通的网游危害已很难成为新闻,只有以某种极端方式呈现出来时才能触动一下人们麻木的神经。

这所学校不能像人大代表那样提议案,他们只能以“拒收农药生”这样的“新闻点”提起议题,表达一线教育者的态度。其实这也是一份议案,一份来自教育一线在网游分级上的议案。不必纠结于这个“议案”中“一经发现砸机处理”之类哀其不学怒其不争的粗暴表达,而要看到在强势网游诱惑的碾压下,弱势无力的民意表达。

来源:吐槽青年:曹林的时政观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