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论坛

搜索
查看: 17444|回复: 0

不要让基层公务员白了头又寒了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9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要:公务员不敢说,我为他们说几句公道话。这一次如果不是舆论及时发掘到这个操蛋的处分通报,这个干部只有忍气吞声地接受了,他根本不敢为自己辩护。很多基层公务员都是含泪转发了后来的纠错通告,不能让他们既白头又寒心啊。常有基层公务员让我评论这种现象,繁重的检查、过分的要求和各种形式主义,真让他们不堪重负,但他们又不敢说。
1.jpg

吐槽青年出品  曹林|文

很多地方向来视“网络质疑”为洪水猛兽,不过这一次的新闻反转表明,事实和真相从不怕质疑,纸里包不住火,真相不怕火烤,有时质疑反而让真相更有一种让人尊重的力量。纸糊的真相包不住火,西安高新区任董事的奇才90后,网络一质疑,背后的违法乱象就现形了。而云南楚雄这个头发花白的80后,与履历年龄完全不相符的长相,却经受住了质疑的火烤,还烤出了一则基层佳话,烤出了基层公务员的辛劳。

公开资料显示,李忠凯为80后,但照片却头发全白,部分网友认为其照片和年龄差距较大,质疑年龄不真实。对此,楚雄州委组织部回应称,照片确系李忠凯本人。与其共事多年的工作人员也透露,2011年至2014年湾碧乡村民搬迁期间,李忠凯因工作劳累致头发变白。李忠凯受访时称,因白发“走红”感到意外,作息不定,头发变白已有时日。李忠凯参加工作后,从村干部到乡镇干部,一直在基层工作,现在工作的大姚县湾碧乡是楚雄州最偏远的乡镇之一,条件很艰苦。

舆论很快反转成对这位“白发80后”的膜拜,官方也借此开始一波基层公务员艰苦工作环境的宣传,进入典型塑造的宣传框架。——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这种把艰苦和悲情作宣传材料的取向,不忍心去赞美这样以牺牲身体健康为代价、摧毁身体式典型。——杀君马者道旁儿,我担心这种站在云端而非苦在其中的廉价赞美,只会变成一种绑架基层公务员的道德压力。面对早生白发的李忠凯同志,面对与其年龄完全不相称的苍老、疲惫和过劳,面对工作对他身体的摧残,相关部门应该多一点关怀,给他减负,让他能有常人的休息、常人的健康和80后的身体。

没有什么比健康和生命更重要,没有什么值得拿健康和生命去换,这才是应该倡导的价值观,对公务员也是如此,不能通过拼命的工作让别人脱贫了,自己的身体却严重透支,使自己入贫。听一个记者朋友说,“李忠凯式白发”可能是个案,但贫穷地区基层干部的过劳却是普遍现象,尤其是做易地移民搬迁工作的。他们需要的不是廉价的赞美,而是减负,是摆脱那种“把一个人当几个人使”“靠精神支撑而不顾身体”的摧残式使用。

当然,我这篇评论主要不是谈李忠凯,不是谈对身体的摧残,而是另一种累,一种让基层公务员早生白发的心累。很巧,李忠凯的白发和苍老走红网络时,另一条有关基层公务员的新闻在网上发酵,那则官方通告伤了多少基层公务员的心啊。安徽全椒基层扶贫干部张伟,仅仅因为晚上洗澡时,在4分钟内没接巡视组的电话,受到党内警告处分。——这个处分后扣了一大堆帽子:四个意识不够啊,工作不严不实啊,人浮于事作风飘浮啊,厌战松劲情绪啊。这都哪跟哪儿啊?扣帽子一套一套的,你洗澡时带着手机啊,你没有日常私生活啊,你工作没有喘息几分钟的时候啊?

虽然在舆论压力下,当地官方撤销了这一处分,但这种不合法纪、不合常情、不合人性的处分,伤了不少基层公务员的心。也不问这个干部是不是经常不接电话,不问这个电话是不是重要到需要让人必须立即接的地步,不问公务员的义务和权利,不问这个干部为扶贫工作牺牲了很多,一件小事就翻脸就处分,就抹煞他的工作,就扣上能把人压死的大帽子。我不知道白发的李忠凯如果没接这样的电话,是不是也会受这样的处分?

2.jpg

这一次的“漏接电话风波”之所以引发舆论这么大的反弹,是因为这并非个别地方的特殊个案,而在不少基层都存在:以官僚主义反官僚主义,以形式主义反形式主义。——8小时工作之外漏接个电话,就扣这么大帽子,这不是官僚主义又是什么?媒体曝光过好几个地方这种偏激的执纪行为:办公室放零食被处理,教师在教师节当天自费聚餐被处分,公务员工作时被直接查手机是不是在网购。——这哪是在树立公务员对法纪权威的尊重,而是让人心惶惶,让人怕某些纪委干部,损害的恰恰正是法纪,因为这些执纪行为恰恰是违反法纪的,在法纪外附加不合人性的义务,让公务员失去了稳定的预期。这种心累,是比白了头发苍老了面孔更累的累。

心累在于,层层加码下动辄得咎,扶贫工作干得再好,一个电话漏接了,工作就否定了。心累更在于,被这么处分你还不能辩护,辩护的话再扣个大帽子,说你不讲纪律不讲规矩。——这一次如果不是舆论及时发掘到这个官方通报,这个干部只就有忍气吞声地接受了,他根本不敢为自己辩护。媒体报道后形成倒逼压力,才纠了这个错。很多基层公务员都是含泪转发了这个纠错通告,不能让他们既白头又寒心啊。常常有基层公务员让我评论这种现象,繁重的检查、过分的要求和各种形式主义,真让他们不堪重负,但他们又不敢说。

3.jpg

初衷是好的,但执行总会走偏,而且缺乏纠错能力。总有一些人,习惯把一些做法推到违反常识常理的极端,好像越极端就越革命。他们知道,这样做虽然过了,即使引起反感,但起码能在上级面前树立一种“坚决执行规定”的存在感——我是在雷厉风行地执行啊,只不过是有点“过”了。千万不能纵容这种“越极端越革命”的过头取向,远离了制度初衷和常识,危害性甚至比“不执行”还强。这种严重走过头的执纪者,折腾干部,折腾做事的人,实际上也是在损害纪委执纪的群众基础,从严治官当然支持,但不是这么个偏离常识和法纪的“任性之严”,不是瞎折腾。这样把严管的经念歪,对得起人们对反腐和纪委的信赖吗,对得起李忠凯这样为扶贫而白头而苍老的基层公务员吗?

这样的乱执纪,绝不能只是一撤了之,不让瞎折腾的人付出代价,只会强化他们“宁愿革命一点、偏激一点、左一点、走过头一点也不要紧”的错觉,至多只会撤销,而不会受处理,下一次他们会受到激励。为李忠凯式基层公务员点赞并减负,更要给伤害、折腾基层公务员的检查和评比大大的差评,才能抚慰人心。

原创: 博士宝宝宝宝 ,来源:吐槽青年:曹林的时政观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