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法制论坛 返回首页

人间小道法制博客 http://bbs.legaldaily.com.cn/?2465708 [收藏] [复制] [RSS] 所有的批评文字,都是为了让生活更美好

日志

硕士之死不只为网贷所困

已有 8984 次阅读2018-2-5 17:03 |个人分类:时评

                          


文/徐甫祥

对家人谎称在武汉工作,实则靠着小额网贷“借新还旧”,辗转在小旅社、网吧“流浪”生活。129日凌晨,来自湖北天门的农家子弟、25岁的研究生罗正宇,在武汉市江岸区上海路一家小旅社自缢。事后,家人从其遗物手机信息中,发现了其支付宝仅余0.71元,13个手机网贷“APP”,共欠下5万多元债务。其家人怀疑,罗正宇是不堪债务压力,才走上了绝路。(24日澎湃新闻网)


6年本硕连读,曾是学校的“三好研究生”,毕业即进入一家央企上班,与家人的关系也算和谐。无论从哪方面看,这样的“天之骄子”,都不该和自缢扯上干系。故而,当人们看到他身后留下的5万余元债务、其中还包括部分高利贷时,无疑会将其死因归咎于“不堪债务压力”。


诚然,对于刚步出校门不久、且当时身无分文的罗正宇来说,上述压力不可谓不大。但即便如此,也不足以让其走上不归路。正如其大学时的硕士导师所说,“以他的专业条件,找一份不错的工作,是很轻松的事”。也就是说,若非其一心寻死,要偿还这笔债务,对罗正宇而言,其实并非难事。


事实上,自打从武汉一家央企辞职后,罗正宇便租住在当地的小旅店,直至自缢身亡。他每天的生活轨迹,无非是往返于网吧、便利店及小面馆之间。而聊以度日的资金,则通过多个网贷平台获取,并以“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填补“窟窿”。不妨如是说,此时的罗正宇,不排除已滋生“寻死”的念头。


其间,尽管他对家人声称“在汉口一家网络科技公司上班”,但事后证实纯属“子虚乌有”。显而易见,就罗正宇当时的状态而言,全然没有另寻工作的打算,而更像是“过一天算一天”。换句话说,从他选择以网贷为生活来源之日起,实际上即意味着其生命已进入“倒计时”。而看上去“亚历山大”的债务,其实不过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也就是说,硕士之死,除了网贷压力的“最后一击”,更为致命的因素乃是“心魔”:这便是很多学子步出校园时常见的“社会焦虑症”,只不过罗正宇更为严重而已。事实上,罗正宇一名同窗好友就说过,“罗正宇毕业后,有些逃避工作”。而罗正宇一出校门即应聘央企,既专业对口,薪资、环境也不错,但不过半年便辞职,算是印证。


按说,尽管6年本硕连读”的经历让他习惯于校园生活,而对进入社会缺乏准备,但若有老师、同学及亲人助力,并非不能度过难关。但遗憾的是,罗正宇既“自尊心很强”,又“性格内向”,故而“很少主动和同学交流”。即便对家人,也是向来“报喜不报忧”:直到出事3天前,罗正宇还在跟爷爷报平安,说一切“挺好”。


不能不说,倘若罗正宇的生活状态不是如此“封闭”,定会在人生的紧要关头,得到众人相帮,而不是独自面对。如此,其悲剧人生或可改写。其实,与此类似的例子并不少,如2016年媒体报道的名校毕业生李焓烧炭自杀事件,其生前发在朋友圈的最后一则信息,依然是“星期一会是全新的自我,请相信我”。


罗正宇悲剧的诱因,除了网贷压力及自身性格缺陷,无疑还有大学学子中很容易产生的“毕业焦虑症”。故而,对大学教育而言,注重培养学子健全的人格,与培养专业才能同样重要。此外,对初出校园的学子“扶上马、送一程”,不妨视为大学教育的延伸环节。当然,加快整治那些乘人之危的高利网贷,也是不容忽视的重要前提。如此,则罗正宇似的悲剧,有望不再发生。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法制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772380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备13032916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0576号   京报出证字第0080号

Powered by Discuz!

返回顶部